首页 > 娱乐 > 日本女人生子后不能继续工作了?《昼颜》演员斋藤工设立了托儿处

日本女人生子后不能继续工作了?《昼颜》演员斋藤工设立了托儿处

说到斋藤工,很多人的第一印象是他独特的气质,堪称“行走的荷尔蒙”。

也许不是很多人眼中的第一眼帅哥,但他就是有魔力,让人越看越着迷,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特质,不仅仅是女性观众,很多男性观众也被他所吸引。

这个男人的魅力远不止在于色气,今天看到他在采访中说到了自己私下所做的事,让部屋君对他更加佩服。

在日本的传统观念中,女性结婚生子后会回归家庭,远离职场,相夫教子(很多日本女性也是这种观念,并没有说不好,只要是个人意愿,无可厚非,照顾家庭和孩子同样不容易,同样很伟大)。

演歌天后坂本冬美就多次在“日本春晚”《红白歌会》唱著名歌曲《男人的火祭》,歌词唱道“日本的男人竭尽全力地拼命工作……女子嫁做人妇,依仗丈夫生存,过着辛勤家务、守护家园的日子”。

有不少职业技能水平很高的女性在这种传统观念下,结婚生子后不得不回归家庭,这样的话,就会流失了很多人才。

于是斋藤工在自己电影的拍摄片场,建立了托儿处,雇佣专业人士,为有需要的女性工作人员照看孩子,这样她们就可以放心的回到工作岗位了。

不仅如此,他还想将这一个做法推广向日本的整个业界,做起来应该很不容易。

部屋君觉得,看一个人的人品,不是听他说了什么,而是看他做了什么。不过工桑并不只是说说而已,量力而行的利用自身已有的能力开始践行了。

早在2014年,他以“为缺乏电影院的地区带去观影机会”、“让孩子们在成长中拥有观影体验”的宗旨,发起了公益项目“移动电影院 cinema bird”结成,在福岛灾区举办了活动,之后还将这个活动开到了马达加斯加、越南的落后地区。

去年,他还通过网站召集了80人左右组成“takumi(工)清扫队”,在万圣节狂欢后的清晨清扫街道上留下的垃圾。他以库布里克的名作《发条橙》的装扮出现,他先向清扫队成员表示了感谢:“这么早又冷,真是谢谢大家了。”

一路清扫过程中,斋藤工亲切地向路人打招呼,并表示:“开始觉得自己是不是在做一件伪善之事,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不知不觉自己也用尽了力。”

今年38岁的斋藤工如今有着很高的人气,多次被日本观众选为“最想拥抱的男艺人”。(这里的“抱”不只是字面意思~)

在2005年以演《网球王子》舞台剧而被观众所熟知,2013年因热门电视剧《飞行员小姐》中的教官一角而人气高涨,其实在演这部剧时,登上飞机驾驶舱后,他就发问“为什么没有适合女性体态的飞行员座椅?”

后来的《昼颜》更是让他火到了中国,那个戴着金丝边眼镜的生物系老师,儒雅认真的外表下,让观众感受出满满的禁欲感。

出道将近20年,斋藤工演过将近150部影视剧,光今年他就有10部作品了,明年还将在《新·奥特曼》、《系》、《宅男腐女恋爱真难》等电影中登场,算日本演艺圈一大劳模了。

工桑曾说“演员的单一印象让我很困扰”,所以希望可以打破框架。

“防止形象的单一化”,于是这几年来,我们看到斋藤工从演员这个框架中跳出来挑战各种各样的工作,还从事着旁白、模特、以及摄影家、专栏作家等工作。

工桑的才能和好奇心自不必说,他在这两年还挑战做了导演,而且目标很远大,说自己要做日本的克林特·伊斯特伍德 要改变日本电影界。

他作为导演的处子作《空白的13年》就请来了演技派演员高桥一生和莉莉·弗兰克主演,在去年获得了上海国际电影节亚洲新人奖最佳导演奖。

创作者的品格往往可以通过作品体现,作家小池真理子(代表作《恋》《二重生活》)在看完这部电影后评价:“不依靠套路的情节或情绪过剩的表演、而能把逝去时光中的悲伤与慈爱如此表现出来,大概是因为 导演具备了深刻的洞察力和良好品质的缘故吧”。

演员小栗旬评价这部电影“极其热爱电影的男人交出的绘卷,毫无空白之处,每一笔都意味深长。即便我评论再多,也无法传达这部电影的妙处。导演,管它什么电影,赶紧拍出下一部吧”

他·的下一部作品《Comply+-ance》也已经在路上了。

不仅作为演员,斋藤工在各方面都展现出了其非凡的才艺水平,而他作为一个人,更是值得我们称赞的。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kgula.com/article/880892.html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http://www.kgula.com/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