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从豆瓣8分到票房破23亿,国产主旋律《我和我的祖国》这次删的好

从豆瓣8分到票房破23亿,国产主旋律《我和我的祖国》这次删的好

百亿阵容,命题献礼,国庆爆款,《我和我的祖国》不该被偏见左右。

国产主旋律一贯以煽情而套路的形式存在,历史背景的“决胜时刻”,人物的“扭转乾坤”,胜利的“名震中外”,依此以一种几近完美的笔触呈现国家历史。

完美的另一层含义,就是虚设,重宏大格局而轻人性幽微,因此往往致使电影缺少人性的厚度和历史的厚重。

票房破23亿的《我和我的祖国》之所以能够破圈走“红”,正是得益于对以上“主旋律”刻板印象的突破,不过这突破还没到达到“颠覆”的程度,豆瓣8分究竟夹杂了多少感情分也是很值得思考的问题。

七位华语顶级导演,七个篇章,《我和我的祖国》成片和原定剧本有一定出入,删了什么,增了什么,夸大了什么,克制了什么,只有通过深入解读才更能读懂陈凯歌“意境”的难得和徐峥“幽默”的出格,才能认识到历史风格化与历史写实化微妙且难以跨越的隔阂。

怎么拍好命题作文式的“国家任务”,是《我和我的祖国》创作的一大难题。

戴着镣铐跳舞,是总出品人——华夏电影的董事长傅若清、总制片人黄建新和总导演陈凯歌的挑战,他们要拍出历史事件的宏大主题,又要拍出全民记忆的共振点。

历史不再单单是一串数字和一代代伟人,而是有无名英雄的牺牲奉献和个性化的爱国狂欢,“祖国”的概念从集体延伸至个体,从伟人辐射至孩童,从理性纪录回归至感性记忆,从而赋予“祖国”的概念以普通人爱国情愫的温度。

但要实现这一任务并不容易,毕竟硬性规定实在过于明确和尖刻。

任务主题:“拍摄一部中国电影人集体向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献礼的电影”。

实现周期:从2018年10月到2019年8月16日的200多个日日夜夜。

创作思路:陈凯歌提出的“历史瞬间,全民记忆,迎头相撞”。

中国电影人代表和选题作品是:管虎的《前夜》、张一白的《相遇》、徐峥的《夺冠》、薛晓路的《回归》、宁浩的《北京你好》、陈凯歌的《白昼流星》和文牧野的《护航》。

七个历史事件:1949年10月1日开国大典;1964年10月16日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1984年8月8日中国女排奥运会夺冠并首获世界大赛三连冠;1997年7月1日香港回归;2008年8月8日北京奥运会开幕式;2016年10月17日神舟十一号飞船返回舱成功着陆;2015年9月3日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式。

幸好,从对导演的选择上不难看出上级的转变和野心。

一反常态的促成命题任务的放宽和创作思路的走低,不局限于纪录式、美化的历史而是倾向于商业和艺术的双重考量,不一味强调大格局、正确的历史大背景而是聚焦于小人物命运对历史的作用力。

国家任务实现的关键,是电动旗杆设计安装者林志远(黄渤 饰),是修表师傅(任达华 饰),是备飞女航天员(宋佳 饰),等等,无一不是“以小见大”,跳脱出以往主旋律题材程式化的创作套路。

删口号式爱国并不是“弃”口号,只是让对祖国的爱与呐喊更符合现实逻辑。

作为一项任务,《我和我的祖国》注定要成为中国电影史上的一大历史佐证,但它并不严格遵循写实主义原则,荒诞、夸张、意境,甚至是狗血也成了电影的重要组成部分。

观众很喜欢把7位大导演的短片拿来比较,其中评判陈凯歌《白昼流星》最差的言论最为广泛,尤其对于流浪少年冲破人群、替代搜救队员抬起宇航员景海鹏的反现实处理十分不满。

相比较来讲,陈凯歌将《白昼流星》第一主题扶贫和航天大业相勾连的处理,的确有强行嫁接的嫌疑,可徐峥《夺冠》的切入角度更引人反感。

徐峥将短片时长进行二次分割,跨越童年和成年两个人生阶段,这一叙事结构用常见的电视访谈节目作为连接,套路反转的毫无悬念。

再加上对孩童“爱国主义”的染指,让小男孩冬冬在与青梅竹马道别和帮助街坊们看成比赛之间做选择,并赋予冬冬“小超人”的影射,政治正确的令人可怕。

在原定剧本中,徐峥《夺冠》更加狗血,让冬冬和小胖玩起了中年荤梗。

砸烂了电视机的冬冬威胁小胖,如果不把电视借给自己就向小胖爸告密小胖偷看《男人的一半是女人》。

除此以外,徐峥还删除了涉及孩子打架、父母打孩子的敏感情节。徐峥的意图,是让一个孩子在短片中成长为一个男人,电影中街坊们的热望感染了那个小男孩,就像女排精神染指了我们一代又一代的中国人一样。

陈凯歌的问题是将两大事件强行嫁接,徐峥的问题是将两种精神强行结合,生硬不巧妙,难以让人信服。

而有些十分官方的口号化台词,同样动人,像是借黄渤之口说出的“恐高?28年革命,2000万人的牺牲换回来的红旗,我们能做什么?我们能做的只有四个字——万无一失。

管虎说,“祖国”这个概念对于自己来说依然难以拿捏,“但我知道它既是朦胧的印象,也一定是深入骨髓的细节”。

管虎《前夜》紧张而严谨,张一白《相遇》悲壮而克制,徐峥《夺冠》荒诞而热烈,薛晓路《回归》温情而倔强,宁浩《北京你好》诙谐而大胆,陈凯歌的《白昼流星》宏大而诗意,文牧野《护航》新奇而飒爽。

总之,作者性导演的个性化创作,让《我和我的祖国》重新定义了主旋律电影。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kgula.com/article/8130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