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凉好个秋:当层林尽染之时,你可否愿赴一场新疆的秋季之约

旅游 2020-09-29 09:16:30 1 新疆 蝴蝶 胡杨 舒婷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这是宋代词人辛弃疾在被罢官贬职之时写下的词。在他的眼里,秋天是繁夏落尽之后的秋凉,让人倍感凄凉。也只有在仕途之上不尽心意的人才会有此感叹。

这是心怀天下的文人眼里的秋天,于我们,秋天却代表着丰收、喜悦和美景!

没错,就是美景。








每年的秋天,新疆的总会让人惊艳,这种惊艳套用一句名词: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

只是新疆这边少有枫树,万山不能红遍,却能黄灿灿的一片,为金秋落下了注脚。

其实于我,在秋天里很少出游,记忆里的几次,也是在十几年前。一次去南山,一次翻越天池的后山,还有一次是去可可托海。

然而留在记忆里的却是无法抹去的美景,那种层林尽染的美,也许只有在新疆才能看得到。

秋的荒凉只存在于在城郊与浅山之中,在深山却是美不胜收的秋黄

天气渐凉,而秋阳正好,城中的树木已开始转黄,在城郊当所的有庄稼都已进入收割时期,曾经繁茂的大地忽然变得荒凉起来,离城近处的山上也早已枯黄一片,荒,似乎成了这个季节的代名词。

然而,当我们的脚步走入深山,你会发现,山忽然又绿了起来,那些本以为早就该枯黄的草儿们仍然维持着夏季的浓绿,在这浓绿当中,点缀着几丛已染金色的草丛,如同绿色草毯上开出的一朵朵金色的花。




山脚处偶有几丛灌木,叶子已黄中带红,在山里雾气的笼罩之下泛出金红色的光,这灌木将身旁那些高耸着的,只在顶端才有些许黄色的树木簇拥着,使这些树便显出不一样的高贵来。

在这个时节里,仍然还是有花的影子,那种并不起眼的,或是黄色或是白色的小花,假如开在城市里会被忽视、被嫌弃的小花,在这绿色的草地中却显得如此的迷人和美丽。

其实,假若是在百花盛开的夏季,这些细小的花也是被忽视的,人们会去注意那些更大朵的,颜色也更艳的花。然而,正如那句“你若盛开,蝴蝶自来”的话,放在这里,却也可以改成“只要盛开,终被喜爱”。在这个繁花落尽的时刻,它们终于现出了它们的美来。

进入天的山的深处,一到深秋,仅一座山上便可以看出四季来。

春夏的绿,秋天的黄和冬季的枯,这枯黄只在山顶处,从半山腰一直到山脚,春夏的绿和秋黄虽然区域明显,却并不泾渭分明。绿中带黄,黄中带绿,不过是哪一种的主色占的多一点而已。



这是山里秋的景色。如果忽略早晚的冷,和正午山间的风,当秋阳暖暖地照在身上,找一个向阳的地方,坐在山顶,看着这多彩的山峦从脚下一直连绵下去,闭上眼,相像着自己在这山间滑翔,如同滑翔在一条彩色的波浪上。

当北疆的白桦树变成了金黄,成就了一对夫妻树

记得2011年去可可托海,走在半路上,区间车的导游指着路对面的两棵树,说:看,这是一对夫妻树。


时值十月,阿勒泰地区的白桦林的树叶早已变成了金黄色,可是长在这里的松树却依然青翠欲滴。于是这两棵长在一起的白桦与松树也便成为了我们眼中的夫妻树。春天,万木吐绿,白桦树也长出的新叶,而墨绿的松树,仿佛一直没有变;等到夏天,它们的颜色不分伯仲,松树早已在你不知道的时候,将老叶换去,换上的新叶;待到秋季,松树依然绿着,而白桦树却逐渐变黄,一青一黄,两树相依,像极了人世间相依相伴的恩爱夫妻。这也成为了去可可托海路上必看的一景。

记得舒婷在《致橡树》里,是这样写的:

......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根,紧握在地下;
叶,相触在云里。
每一阵风过,
我们都互相致意,
但没有人,
听懂我们的言语。

......

于这两棵树,可以这样改: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白桦(松树)......

人们总是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然而,这两棵树却对夫妻有了另一个的诠释。

关于这两棵树,我给它们杜撰了一个这样的故事:在很多年以前,有一对夫妻鸟在为它们的孩子寻找食物,它们各自找到了一棵树的种子,却被一阵大风吹散了,等到它们飞到这里时,风止住了,它们同时看到了对方,不禁叫了起来,但是嘴里的种子却落了下来,之后树的种子在这里生根发芽,最终长成了一对夫妻树。

世间的一切,总是被一个又一个的不经意串联。而后又被后人用相像来加持,于是就有了美丽的故事和美丽风景。

但是这两棵树,经过漫长的岁月,它们的根早已紧握在了一起,而叶,尽管从我们看来并没相触在云里,但从蚂蚁的视角来看,它们早已长入了云端。

如果是相同物种的两棵树,或许它们不会被人们所注目吧。人们所看到的总是不同的对比,然后再赋予它们美丽的神话,于是便会被人们记住。


就如同我们在穿越S101省道时,看到的这两棵远远相望的树,看过总有些许的悲伤在心头,这样的相望却不能相守,是许多人一生的遗憾吧?

而在这个秋天里,走在前往可可托海的路上看着这样的两棵树,心情也会甜蜜起来吧。而这黄绿相伴的色彩,是不是只有夫妻树才有的色彩?

在这个金秋的季节,一场与胡杨有关的大戏正在上演

新疆有着最美丽的草原,也有着全国最大的沙漠,无论是流动的还是固定、半固定的,这也就决定了新疆还有一个物种是最多的——胡杨。是的,胡杨,这个带有传奇色彩的树,作为固定流动的勇士,它们分布新疆各个有沙漠的地方。



当我们留意就会发现,胡杨无论是在北疆,还是在南疆都有它们的身影。

最早一次见到胡杨,是在昌吉的老龙河,记得那年的九月当家的骑着摩托带着我,在秋风里呼啸而过,本以为会看到一片金黄,然而,却看到了满园的青翠。后来才知道,胡杨通常会在十月以后叶子才会发黄。

12年的十·一,我们由独库公路穿越了天山,到达轮台县时,听说那里的原始胡杨林,本想去一睹秋季胡杨的模样的,然而,却被那里的蚊子叮了回来。




于是去看秋季胡杨的愿望便一直埋在了心中。如今又到秋季,而各地的胡杨也开始转黄。

那些倒影在水面的胡杨,用尽了一年的时光,终于将自己长成了想要的模样,只为等候那个能看懂它的人来为它照一张相。

只可惜的是,我却不知道,在这个深秋里会不会看到它们独特的身影?然而,无论是去轮台胡杨林,还是泽普金胡杨,抑或是淖毛湖胡杨或者奇台原始胡杨林,哪一个都离我太远,而假期却总是姗姗来迟。





当北疆的风景完美的落幕,这场胡杨的大戏正准备上场,是否有跟我一样想去看胡杨的人会赴这场胡杨的约会呢?

这样的新疆是否是你的心中所爱

当时间一进入九月,新疆的颜色也开始改变,从稍带黄的绿到层林尽染的彩再到满目的黄,新疆正把一年的风景浓缩在这一季当中,即有夏末的绿,初秋的黄,还会遇到初冬的白。

年复一年,在我们看来仿佛没有任何变化的新疆,其实每一年的景色都会有稍许的不同,只有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才会发现,可是他们却不会告诉你,因为这是属于他们与大地的秘密,也只有真正爱他们的人才能知道这个秘密,而这也是新疆为何如此吸引人的所在。

在这个时节,在这个层林尽染的秋天,这样的新疆是否是你心中的所爱?而这样的新疆是否能让你到此一睹她的风采?



版权声明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kgula.com/article/3007632.html

热门文章

谁是真正的维C之王?

一点都不深奥:为什么连光都逃不出黑洞?

大案纪实:17年卖淫上万次!从普通民警到厅官百余人是保护伞

如何养肝护肝,六大方法让肝更健康

最新!河南新增12例无症状感染者!请所有人不要放松警惕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http://www.kgula.com/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