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说中华五千年—刘邦项羽那些不为人知但又不能不说的事之鸿门宴

历史 2020-09-29 08:40:23 1 刘邦 项羽 张良 清酒

再起波澜(三)

张良轻抚胸上疤痕,每一道都是独属于他的人生经历——从青年到中年,从幼稚到成熟,令他回想起许多本已淡忘的事。

刘邦轻轻放下手中油灯,眼中的怀疑慢慢淡去,向张良鞠躬行礼。

“是我鲁莽了,如果连军师都不值得我去相信的话,那我刘邦也不需要再跟项羽争这个天下了!还请军师原谅我,我只是常年作战,神经有些敏感。”

张良淡然一笑,向刘邦鞠躬致意。

“沛公言重了,我只不过是一个军师而已,和敌人有联系,本来就值得被怀疑,沛公的反应很正常。现在项伯就在我的营帐里,如果可以的话,沛公可以和他谈个交易。”

刘邦挑起双眉,十分惊讶,未经思考便轻轻点头,随即起身收拾好营帐,穿上最为合身,最为奢华的衣裳。

“项伯比军师大还是比军师小?”

铺上最平整的草席后,刘邦恭恭敬敬地盘腿坐在左方草席,向张良询问。

“项伯比我大几岁,我把他当我哥。”

张良轻声回应,刘邦点头,姿势更加标准与恭敬。

“那我也把他当我哥!军师赶紧请他来吧,我有些事要跟他好好讨论讨论,看看能不能做笔交易。”

张良得命后马上赶往营帐,轻轻摇醒等候多时,昏昏欲睡的项伯。

“项伯,沛公想要见你,和你说些事儿。”

听到刘邦要见自己,项伯立即起身,凝视面带微笑的军师,原本不愿离去的困意慌忙逃窜。

“刘邦要见我?只有我们三个人吗?你确定不会有诈?如果我成了你们的俘虏,那对我的侄儿他们可不利啊!”

项伯警惕地观察四周——烛光明亮的营帐并没有出现第三个人的身影,偌大的营地仿佛只有张良与项伯还醒着。

“你放心,我以我祖先之名发誓——除了我和沛公,没有任何人知道你在我们这儿!沛公是真的很想跟你好好讨论一些事儿,也希望你能够传些话给项羽。

至于什么埋伏,什么俘虏,那不是我们会做的事。打打杀杀这么多年,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我们都很明白。”

张良扬起微笑,项伯听后放松紧皱的双眉,跟随军师一起来到刘邦面前。

三人方才见面,沛公便马上起身,对项伯行大礼,恭恭敬敬地请他坐在中间的草席上。

“项伯怎么不告诉我一声就来了?您身份如此尊贵,怎么能不受到最好的待遇呢?以后如果要来的话,只要派人告诉我一声,我肯定会用对待贵客的方式来对待您。”

刘邦举手投足间透露出发自内心的尊敬与守礼,使得项伯终于放下戒心,向刘邦作揖还礼。

“项伯是闻名天下的大英雄,我刘邦也一直崇拜项伯您。如果没有您和项羽大将军,暴秦怎么可能会被推翻?如果没有您和项羽大将军,这个天下也就不会有和平了。

我刘邦只是一个小流氓,没有什么才能,更不可能和您与项羽大将军相比!刘邦虽然不才,但我正好有个妹妹,年方二八,长得还算看得过去,不知道项伯您愿不愿意接受?”

项伯坐定,刘邦为他满上美酒。

沛公的话引起项伯一阵大笑,随后将杯中美酒一饮而尽。

“我都已经五六十岁了,怎么可能还有精力去娶一个十六岁的小女娃?要是让那女娃子不满意了,别人可不要笑话死我?

不过我正好有一个小儿子,今年刚好二十,英俊不凡,如果沛公愿意的话,我们可以结个亲家,做一家人,永远和和睦睦地相处下去,这对我们来说都是好事,你看如何?”

项伯说罢,刘邦激动地连连点头,赶紧再为老人满上一杯清酒,看着他一饮而尽。

“我刘邦怎么可能会拒绝?和项伯您成为亲家,那可是我十辈子都修不来的福分!这么一来,我真的要叫您一声‘哥哥’了!来,哥哥,满饮了这一杯!”

刘邦第三次满上清酒,两人高举金杯,相视一笑后饮尽美酒,畅快大笑。

“不过哥哥,弟弟我是有很多冤屈都没地儿说啊!别人都在拿那些莫须有的坏事来污蔑我,这让弟弟我很难受!真的是一肚子苦水不知道往哪里说!”

两人放下酒杯的同时,刘邦忽然高声痛哭,泪水打湿衣襟与长袖。项伯慌忙间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呆坐原地,看着沛公继续哀嚎。

(改编自《资治通鉴· 汉纪· 汉纪一》,《史记·十二本纪·高祖本纪》,《汉书· 纪· 高帝纪上》与《史记·十二本纪·项羽本纪》)

版权声明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kgula.com/article/3007613.html

热门文章

谁是真正的维C之王?

一点都不深奥:为什么连光都逃不出黑洞?

大案纪实:17年卖淫上万次!从普通民警到厅官百余人是保护伞

如何养肝护肝,六大方法让肝更健康

最新!河南新增12例无症状感染者!请所有人不要放松警惕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http://www.kgula.com/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