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赚了150%+!诺安蔡嵩松:这次和2015年的科技牛不同

财经 2020-08-07 05:21:46 1 电脑 技术 投资 经济

导读:因为疫情的关系,美国四大科技股业绩大超逾期。国内也是不遑多让,按照半年报、快报、预告净利润下限计算,电子、计算机、通信三大行业公司合计有53股上半年净利润有望翻倍增长。一边是业绩暴涨,未来可期;一边是估值高位,质地各异。很多小伙伴都是看着眼馋,又不敢上车。今天,bo姐带来了芯片设计专业的博士,诺安基金经理蔡嵩松先生的专访,聊聊对当下科技行业的看法,还有他独特的科技成长股投资风格。

投资金句

2019年,蔡嵩松先生开始担任诺安成长混合和诺安和鑫混合的基金经理,蔡嵩松管理的诺安和鑫过去一年收益率151.29%,排名银河同类基金第1(1/474),同期业绩比较基准的涨幅为17.03%。(数据来源:银河、wind;截至2020年7月31日,同类基金指灵活配置型基金(股票上下限30%-80%)(A类))。

翻看蔡嵩松先生的过往持仓,持股集中度高,并且很少进行大类的行业分散和轮动,而是集中在科技行业,特别是半导体这一赛道。

在他看来,科技产业的景气周期刚刚开始,而半导体是本轮科技周期中景气度最高也是持续时间最长的板块,细分赛道的龙头公司仍处于高速增长的拐点。

它们的静态估值或许偏高,但是切换到明年或者后年来看,他们的业绩增速会很快地消化估值,基本能达到一个稳态估值。

蔡嵩松先生透露,他的投资原则是,沿着国家的大方向去寻找投资机会,寻找到未来三到五年景气度高的行业,从中优选个股,如果产业逻辑没有被破坏、景气度继续向好,就会忽视中间的扰动因素。

下面,我们先分享下蔡嵩松先生的投资金句:

1、 优秀公司的特点,是用横盘来消化估值,不是涨过了之后就开始暴跌。

2、 遵循“1+2”的框架,“1”是顶层指导思想:国家意志。“2”是两条主线,第一条主线是5G;另一条主线是科技领域的国产替代。

3、 这一轮科技周期,和2014到2015年那一轮科技泡沫不同,当时更多讲的是模式创新。这一轮周期是硬科技的突破,突破的过程中,需要大量的资本投入,我看公司一定要有足够的技术壁垒和产品壁垒。

4、 我希望成为锋利的矛,当行业机会到来时,力争为持有人带来丰厚的超额收益。

5、许多人在这个位置看半导体会觉得迷茫,觉得估值可能太贵,龙头公司已经达到千亿市值。我认为,这一批公司的市占率可能还有大幅的提升空间,从长周期看这些公司才刚刚起步。

这一轮周期是硬科技的突破

1、bo姐:从2019年到现在,芯片板块整体涨幅超过1倍,我们有了解到,蔡嵩松老师您是中科院计算技术研究所博士,芯片设计专业,对这一领域的研究可以说是十分透彻。您认为专业基础在您的投资中起到了怎样的作用?从您的专业视角出发,又是如何看待芯片当前的估值?

蔡嵩松:我本科读计算机专业,硕士和博士都是芯片设计。毕业后在实业工作了四年进入金融行业。整个求学和工作的经历,帮助我对产业理解打下了扎实的基础。许多可能别人难以理解的技术问题,或许就是我读书积累的专业知识。而实业的经历,也让我对整个产业链的布局,不同公司在产业链所处的位置,有比较深的理解。

A股市场的情绪波动很大,涨会涨过头,跌也会跌过头。当一个公司涨过头的时候,需要用时间去消化估值,前提是整个产业的推进。做芯片的公司能看到未来市占率大幅提升,我认为虽然目前估值比较高,但优秀公司的特点,是用横盘来消化估值,不是涨过了之后就开始暴跌。

2、bo姐:2020年7月22日是科创板开市一周年,同时也迎来大量IPO前股东解禁,规模近1800亿元,您是如何看待这个解禁的压力的?一些市盈率较高的个股是否会考虑止盈呢?

蔡嵩松:这一轮科技周期,和2014到2015年那一轮科技泡沫不同,当时更多讲的是模式创新。在互联网经济的模式创新下,很容易出一些黑马类公司,只要有想法就可以实现,没有很强的壁垒。

这一轮周期是硬科技的突破,突破的过程中,需要大量的资本投入,一定要有国家的支持。另一点是公司的质地,我看公司一定要有足够的技术壁垒和产品壁垒。在这些条件都满足的情况下,短期的静态市盈率往往不是我关注的重点。

遵循中长期的产业逻辑做投资

3、bo姐:在您任职的一年多时间里,截至2020年7月31日,诺安和鑫过去一年收益率151.29%,排名银河同类基金第1(1/474)。我们想问下,您的投资框架是怎样的?基金的收益来源主要是哪些?

蔡嵩松:我的投资框架是自上而下,先找到优秀的赛道,然后再从中挑选优秀的公司。我是比较鲜明的成长股投资风格,会把科技股的投资做得相对极致。我认为A股市场的公募基金投资可以分为三大类:

第一类是均衡配置类,占到了整个市场90%以上的比例。这一类产品会构建行业相对分散的投资组合,通常消费、科技、医药、金融等行业都会有所配置。有些行业用来进攻,一些行业用来防守。

第二类是行业轮动类,根据当下时点的景气度或者产业趋势,去做轮动。

我自己属于第三类,遵循中长期的产业逻辑做投资,只关注产业的变化。通过寻找到未来三到五年景气度高的行业,从中优选个股,如果产业逻辑没有被破坏、景气度继续向好,我会忽视中间的扰动因素。

我的投资遵循“1+2”的框架,“1”是顶层指导思想:国家意志。我们先要判断国家在这个阶段的大战略是什么,沿着国家的大方向去寻找投资机会。“2”是两条主线,第一条主线是5G,处于大周期向上的拐点,总量提升;另一条主线是科技领域的国产替代,带来整体份额的提升。

我们把5G网络比作一条高速公路。只有当这条高速公路铺设好之后,我们才能够在上面搭建建筑。5G网络搭建完毕之后,随之而来的便是整个电子产业的崛起,包括通信、半导体、消费电子。这两个大逻辑叠加,对龙头公司会带来乘数效应。我目前重点布局科技类的半导体,就是科技领域的长坡。

4、bo姐:您的选股原则是什么?

蔡嵩松:买行业里面的龙头白马公司。选股上,既要有对产业周期的把握,也要有对个股技术壁垒和产品护城河的理解,换言之既要格局够大,高度够高,又要对细节有充分的认知和敏锐的洞察力。如果某家公司的技术过硬和产品壁垒足够高,那么对于它的一些财务指标,就相对会弱化,对于成长型公司来讲,不能照搬传统行业现金流、市盈率等指标。

5、bo姐:您刚才讲到要重点布局半导体,可以再深入介绍一下如何挖掘到这条赛道,为什么说这是科技领域的长坡?

蔡嵩松:从产业周期出发,由于5G的“高速公路”修建已经到了高峰期,接下来就要落实到硬件类企业。这时候通过行业比较,我们看到虽然半导体的景气度和消费电子差不多,但是持续性要强很多。消费电子的景气度看到明年三季度,而半导体芯片的景气度是三年以上的长周期。这就是我们选择这条赛道的产业逻辑。

6、bo姐:您刚才提到,除了5G,还有一条主线是国产替代。国产替代领域概念是这几年比较热门的,现在一方面海外疫情比较严重,另一方面华为遭到断供,这对于国产替代领域的影响是怎样的?

蔡嵩松:随着美国对华为、中兴的封锁和制裁,中美间的贸易摩擦已经逐渐升级为科技实力的争夺。可以预见到未来的一段时间内,中美双方的科技战将是持久的话题。我们也认识到,只有发展我们自己的硬核科技,才能够在贸易谈判中获得尊重。从这个角度出发,无论从国家还是企业方面,国内的硬核科技都在逐渐加大投入。

我们期待在未来的一段时间,这些赛道上的优秀龙头公司,可以做出真正媲美国际赛场上的产品。未来五年,半导体和芯片行业受益于国产替代,能实现持续的成长。国产替代带来的需求,远远大于行业本身的周期性,未来五年很可能是一个单边成长的行业。

做科技股投资的矛,追求高收益

7、bo姐:诺安和鑫灵活配置混合基金在取得高额收益的同时,波动也大幅上升,对一些追求相对稳健的收益的投资者,是不是就不太适合了?

蔡嵩松:我希望控制波动率,但这并不是我的首要目标。我把投资比喻为矛和盾。很多基金投消费行业或者食品饮料,这个行业的回撤相对较少,我认为这是坚固的盾。我希望成为锋利的矛,当行业机会到来时,力争给持有人带来丰厚的超额收益。

高波动是我投资风格的一部分,希望投资人在做资产配置时做到均衡,大家可以通过资产配置,将一部分钱配置在矛上,另一部分钱配置在盾上。

8、bo姐:您是如何做回撤控制的?基金的股票仓位很灵活,在0-95%,那您是否会去做一些择时呢?

蔡嵩松:拉长周期看,科技公司是助力我国科技腾飞的重要武器,随着5G通信端建设高峰期的到来,科技产业的景气周期刚刚开始。而在其中,半导体是本轮科技周期中景气度最高也是持续时间最长的板块,细分赛道的龙头公司仍处于高速增长的拐点。它们的静态估值或许偏高,但是切换到明年或者后年来看,他们的业绩增速会很快地消化估值,基本能达到一个稳态估值。只要买入的这个产业逻辑没有破坏,就可以一直持有,直到通过时间维度把这一估值消化掉。

许多人在这个位置看半导体会觉得迷茫,觉得估值可能太贵,龙头公司已经达到千亿市值。我认为,这一批公司的市占率可能还有大幅的提升空间,从长周期看这些公司才刚刚起步。

看好的股票短期涨幅偏大,也不会轻易卖掉,投资需要把眼光放得更远。当然必须有两个前提:一是宏观大环境是否符合投资逻辑,在什么样的市场和环境里要做什么样的事情;二是产业和公司的进展是否符合预期,当初买进时的逻辑是否一直在平稳地进展。

9、bo姐:基金的换手率如何?7月上半月,地产和金融板块涨幅较高,当时有很多看法是,市场风格开始切换到低估值大蓝筹领域。如果市场风格切换真的发生,您会考虑适当增配这类股票吗?

蔡嵩松:我不是交易型的选手,换手率较低。我的风格专注科技赛道,不漂移。

就像今年上半年医药板块表现很好,我不会因为医药股表现很好,逻辑也不错,就漂移到自己不熟悉的领域。我一定是在自己能力圈范围内,寻找未来高成长的赛道,构建对于产业的深度认知。

10、bo姐:在取得高额收益的同时,基金的规模也大幅增长,那您在基金的管理策略上,是否有什么变化呢,择时、选股、获取超额收益,难度是不是增加了很多?

蔡嵩松:我觉得不会。管理规模数倍放大并不会对我的投资风格产生明显制约,因为产业投资靠的是对产业的理解,而不是靠行业轮动和高换手博取收益。相反,较大的规模,可以有充分的资金配置经受产业逻辑论证的优质个股,从而形成正向反馈。

这一批相关的龙头公司,流动性很好,容量非常大。未来也会有越来越多优秀公司上市,特别是随着优秀科技公司上市审批节奏在加快,我们可选择的好公司标的在不断增加,不会太担心容量不够的问题。

11、bo姐:请问下,现在基金的股票仓位是多少?投资范围是怎样的,除了主板和创业板,是否科创板、新三板精选层等的优质股也会涉及?未配置股票的资金,将会做哪些投资?

蔡嵩松:根据二季报最新数据,诺安和鑫灵活配置的股票仓位是89.43%,会涉及科创板、创业板等的优质股,我的前十大重仓股里也已经配置了相关的股票。

12、bo姐:在科技领域基金的投资方面,您有哪些话想对投资人说呢?

蔡嵩松:非常感谢持有人对我的关注和信任,持有人的支持是我一直以来努力工作的动力。科技股作为高贝塔品种,天然波动很大,务必匹配自己的风险偏好。我会以我的专业素养尽全力做好产品净值,实现持有人的财富增值,这也是我奋斗的终极目标。

蔡嵩松,博士,曾先后任职于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天津飞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华泰证券股份有限公司,2017年11月加入诺安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任研究员。2019年2月起任诺安成长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基金经理,2019年3月起任诺安和鑫灵活配置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基金经理。

诺安成长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成立于2009年3月10日,2015年8月6日由原诺安成长股票型基金更名而来。基金经理蔡嵩松自2019年2月20日至今掌管诺安成长混合基金。该基金2010-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净值增长率分别为15.74%、-16.24%、-1.78%、3.38%、9.00%、51.34% 、-24.22%、-12.80%、-31.83%、95.44%、39.18%,同期业绩比较基准收益率分别为-1.69%、-22.38%、5.39%、3.11%、38.54%、25.31%、-8.63%、4.85%、-22.93%、25.03%、2.62%。(数据来源:诺安成长股票型基金、诺安成长混合基金定期报告)

诺安和鑫灵活配置混合基金成立于2018年5月10日,由诺安和鑫保本混合基金首个保本周期到期后转型而来。基金经理蔡嵩松自2019年3月14日至今掌管诺安和鑫灵活配置混合基金。转型前基金2016-2018年净值增长率分别为-0.60%、2.62%、1.86%,同期业绩比较基准收益率分别为1.45%、2.13%、0.75%。转型后基金2018年-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净值增长率分别为-31.70%、48.39%、42.16%,同期业绩比较基准收益率分别为-11.85%、23.23%、2.35%。(数据来源:诺安和鑫保本混合基金、诺安和鑫混合基金定期报告)

版权声明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kgula.com/article/2957441.html

热门文章

“百万英里”电池失约,特斯拉及概念股大幅波动

内马尔涉嫌辱华恐禁赛20场

魔兽世界:全民“DK”?憎恶的缝合系统,可以战斗的坐骑真来了

范冰冰小腹突起疑似怀孕,鸽子蛋钻戒超抢眼,罚了8亿依旧不差钱

这妈妈在朋友圈走红,连晒一星期早餐,网友:难怪儿子身高180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http://www.kgula.com/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