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王健林又在卖产业了,他在筹划什么?

王健林又在卖产业了,他在筹划什么?

文|房小旅

最近,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又在卖产业了,这次卖的是宝贝王早教业务。

企查查资料显示,霍尔果斯万达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霍尔果斯万达教育”)发生股权变更,公司原控股股东霍尔果斯万达儿童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将100%股权悉数转让予博思美邦(北京)教育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博思美邦”)。博思美邦认缴出资日期为5月31日,认缴出资额约4.2亿元。

万达宝贝王官网显示,万达宝贝王旗下共三大业务板块:乐园、早教和IP。霍尔果斯万达教育对应的是宝贝王三大板块之一的早教业务,是万达宝贝王国际早教中心的总运营公司。股权变更后,万达完全退出和放弃了儿童早教业务。

王健林变卖资产并不算新闻。3年前,他曾一股气卖掉77家城市酒店、13个文旅项目91%股权。但之后画风突变的是,“满血复活”的万达又开始加大力度重仓文旅板块。

这两年,王健林在延安、遵义、兰州、湖州、沈阳、天津、四川、长春等地大手笔投资文旅项目。那个豪情万丈的王健林,似乎又回来了。

01

退出宝贝王

宝贝王曾被王健林寄予厚望,他甚至认为宝贝王有可能超过万达电影,成为万达集团又一个新的核心企业。

2014年8月,万达发布宝贝王品牌,宣布到2020年完成开业200家儿童乐园,成为中国最大的连锁儿童娱乐公司。万达宝贝王官网显示,截至2019年3月底,成立5周年的万达宝贝王乐园已在全国开业253家店,万达宝贝王早教已在全国开业112家店。

据万达集团披露的财务数据,2018年宝贝王公司收入20.8亿元,同比增长44.3%;开业宝贝王乐园69家、早教50家,年客流1.99亿人次,同比增长36%。

但疫情的重创始料不及。整个2月宝贝王早教和宝贝王乐园,总计500多家门店全部处于关店状态。有分析称,随着进入早教行业的企业日趋增多,早教中心还面临竞争愈发激烈,趋于同质化等诸多问题。疫情影响下早教中心面临更大压力。

万达此次出售的霍尔果斯万达教育是万达宝贝王国际早教中心的总运营公司。另外的万达宝贝王乐园则主要集中在万达宝贝王集团有限公司名下。

资料显示,霍尔果斯万达教育在全国各地正常经营分公司多达151家。霍尔果斯万达教育名下还有两家全资控股公司,分别是北京宝贝王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和天津万达宝贝王财务咨询服务有限公司。而北京宝贝王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名下有16家全资子公司,其中包括上海万达宝贝王文化科技有限公司、郑州万达宝贝王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等多家万达宝贝王城市公司。

现在霍尔果斯万达教育已更名为霍尔果斯世瑞博元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原总经理、监事、执行董事均退出。此次接盘方博思美邦是一家知名全日托早教机构,其实控人为蒲涛。除控股博思美邦外,蒲涛名下另有多家教育类公司。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4月,主营宝贝王乐园的万达宝贝王集团已将公司股权质押予民生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出质股权数额为1000万元。下一步王健林是否也会卖掉万达宝贝王集团,目前尚不可知。

中国企业资本联盟副理事长柏文喜对中国房地产报记者表示,之前万达聚焦于商业地产业务,宝贝王在发展自身业务的同时可以作为主力店服务于万达广场的招商,起到“撑场”的作用。目前可能由于疫情影响,加上万达模式走向成熟及向文旅转型,宝贝王的价值对于万达已经下降,还存在分散资源的效应,此时选择出售宝贝王不失为一个理性之举。

02

重回文旅重资产?

王健林来到赣州考察调研

对于万达来说,2017年是难忘的一年。这年,王建林开始了万达的轻资产转型之路。为此,他不断出售旗下重资产。这其中包括万达城的13个万达文旅城和77家万达酒店,“仅此一项协议就减债440亿元,回收现金670亿元,相当于减债1100亿元。”王健林说。彼时他的目的只有一个:降杠杆,减负债,回流现金。

出售资产大大缓解了万达的负债压力,2018年万达有息负债大幅减少,同比2017年减少约30%。王健林称,要在2018年基础上,2019年力争有息负债再降8%-10%,到2020年底将万达集团有息负债降至绝对安全水平。

2019年开始“回血”之后的万达画风突变,一边说着轻资产运营,继续变卖着资产;一边却在加大力度布局文旅项目。特别是今年疫情过后,王健林开始频繁奔波于各地,每到一处都绕不开“文旅”二字。

根据公开报道王健林的近期活动轨迹是这样的:6月7日在江西省赣州市考察文旅项目地块;6月8日在广东省肇庆市考察投资环境;6月28日至30日,前往贵州省丹寨县考察调研;7月8日,万达拉来万科入局其在长春影视文旅项目,万达地产对北方影都投资持股从100%降至85%,万科持股15%。

7月21日,王健林又来到天津静海区实地考察。据报道,万达和静海区围绕静海现有体育产业、体育设施和万达体育资源、文旅项目对接引进等方面进行了深入交流。王健林表示,万达集团将进一步加强与静海区的合作,争取把更多优秀的国际顶尖文化体育项目引入静海,打造高端化全产业链发展模式。

频繁奔波背后,正是王健林的文旅野心。在中房商学院副院长邓明政看来,“王健林从十年前开始布局长白山文旅项目到现在,从未放弃过做大文旅的野心,2017年甩卖文旅和酒店资产纯属无奈之举。”

王健林还在四处拿地。克而瑞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品牌房企在津拿地金额榜中,万达集团以15.6亿元的新增土地总价排名第9;而在2020年上半年品牌房企在津拿地面积榜中,万达集团则以33.1万平方米的新增土地建面排名第5。“文旅和产业是房企低价拿地的不变法门。”柏文喜直言,现阶段来说,文旅是拿地的IP,底层还是房地产开发。

柏文喜认为,万达之前在大幅剥离地产业务是为了摈弃地产开发概念以服务于回A股上市,但是由于回A股上市一波三折久拖不决,万达已经转向了境外上市,所以又再重回地产业务和重资产模式。这一方面是由于境外上市本身不限制行业,另一方面,万达那么大的体量也需要地产和重资产业务来维持较大的规模。

但万达并未脱险,重回文旅的万达恐将再度面对负债压力。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kgula.com/article/2948799.html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http://www.kgula.com/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