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王兴:理想上市,不止千亿美元

王兴:理想上市,不止千亿美元

比原计划提前一天,7月30日,理想汽车正式向美国证监会提交首次公开募股(IPO)文件,股票代码为LI。

选择在此刻上市的理想或许是幸运的。

这次募资比想象中要顺利,在上市的前两天,理想已经提前完成超过9.5亿美元的募资。受欢迎程度也比想象中要高,最终确定的发行价11.5美元,高于此前的发行价区间上限,开盘后,理想的股价从11.5美元涨至17.5美元,涨幅近50%,市值超过146亿美元,一度超过了蔚来。

IPO这天,理想一如既往坚持“低调”与“务实”的路线,由于疫情的关系,理想未能直接赴美,而是将敲钟仪式选在了远离北京市中心的郊区顺义——理想汽车交付中心,创始人李想没有接受媒体采访,对于外界的任何疑问,他表示“无可奉告”。

反而是美团创始人王兴在“饭否”平台上表示对理想的认可,“那些认为李想的理想是操盘一个千亿美元的理想汽车的朋友们,你们还是低估了一个数量级。”

理想是李想的第三次创业,他对理想的期待是,“我已操盘过百亿美元级公司,我希望再操盘一家千亿美元级公司。”

显然,作为投资人,王兴的期待比李想要大得多。

潜 力

没有接受媒体的采访,敲完钟后,李想表示“回去该开会开会,该干活干活”,连一场庆功的聚会都省了。

“几乎变态”的成本效率控制一直是李想强调的重点,“经济舱必须买最低折扣的,经济酒店要求两个同性一起,这么难的行业,必须训练从18层地狱往上爬的创业企业,熬出地面才能有更强的竞争力。”

在这样苦练内功控制成本效率的方式下,理想的毛利率在上升。据招股书显示,随着车辆投放市场,理想的毛利率从2020年Q1季度的8%,提升到Q2季度的13.3%。

相比蔚来,理想的融资额明显要低得多,却仅用六个半月的时间就完成了第一个10000辆的交付,随着后期理想ONE的销量提升,或许能够促进其毛利率趋于正向。

“得益于严苛的成本控制,理想可能会是造车新势力里第一个实现盈亏平衡的公司。”汽车行业分析师任万付表示。

疫情之下,不少造车新势力被曝出资金断裂、欠薪、停产等问题,理想却顺利实现了交付1万辆的目标、估值翻倍。

这背后,少不了王兴及美团系的支持。

理想上市前融资的20亿美元中,王兴及美团系投资超8亿美元。本次IPO,王兴个人认购3000万美元,美团认购3亿美元。

资本,是造车新势力生存的根本,没有足够的资金,活不到最后。想要进军出行市场的美团与寻求资本支持的理想,一拍即合。

在上市之前,理想公布了公司的短期和长期目标:短期目标是成为中国第一的智能电动车企业;长期目标是成为全球最大的自动驾驶运营商。

美团目前在出行市场并不占据话语权,所以其想要通过自动驾驶行业“分一杯羹”,实现无人配送与自动驾驶底层技术相通。

自动驾驶技术是美团需要的,“全球最大的自动驾驶运营商”是理想的目标,“拥抱”理想,是王兴性价比最高的选择,并在社交媒体上频频力挺理想。

从产品角度看,理想坚持的增程式电动(EREV)技术,使其有了比电动汽车更多的优势,增程式电动的驱动模式解决了电动车最大的问题——里程焦虑,也解决了电动车的冬季里程衰减问题。

招股书中提到,理想战略性地将未来重点放在价格在15万元至50万元这样一个大跨度之间的 SUV领域。首款产品理想ONE,售价为32.8万元,定位家庭用户的第二辆车,宣传对标宝马X5,通过电动机+电池+增程器的结构,代替了X5上的3.0T引擎+ZF变速箱的驱动组合,无论是用户体验还是动力水平都达到相似的水平。

不难看出,理想ONE的竞争对手不是蔚来ES8和ES6,也不是Model X,60万元以上的X5可能也不是真正的对手,32.8万元的理想ONE实际想要争取的是“汉兰达”们的潜在用户。

30万元左右的中大型SUV市场才是理想ONE的战场。与汉兰达、途昂等竞品相比,理想ONE在燃油效率、车机系统、新能源牌照等方面占有优势,如果能打动以上车型的目标消费者,理想ONE还是有可能从中大型家用SUV市场抢一块蛋糕,抓住这一细分市场的巨大增长机遇。

无论是产品、技术、资本或是成本控制,目前看来理想做得还不错。增程式架构以及互联网基因下带来的差异化用户体验,形成了理想的独特竞争力,这或许是资本市场看好理想的原因。

在上市后的“后理想”时代,更加考验理想的创始人和管理团队,如何去维持和扩大自己的竞争优势,坚持把“通过技术的运用,最大化的创造用户价值”这一价值理念落地?

压 力

按照规划,理想计划在2022年推出一款全尺寸SUV,并将配备新一代增程系统,这意味着在接下来的两年内理想都不会推出新品。

凭一个单品车型开拓市场,非常吃力。首批理想ONE交付后,先后出现了没有解除物流模式的严重交付失误、行驶过程中出现接触自适应巡航功能后踩加速却无法提速的情况、车辆仪表盘出现排放系统故障的报警信息等多起交付失误事件。

7座中大型SUV市场空间本就有十分有限,存量市场的竞争更加残酷。李想此前反复强调过自己不学特斯拉搞降价促销,不对现有车型降价促销,又想要在有限的市场内扩大市场占有率,这对理想的营销能力是个大考验。

此外,增程式技术一直是理想最大的“争议点”。理想在招股书的风险提示中,多次提到其目前主推技术/产品路线——EREV增程式电动车的风险,“我们未来的发展依赖消费者对新能源车(NEV),尤其是增程式电动车的需求”,并以加粗黑字表示。

虽然理想目前的交付量已过万,但实际上这是自2019年4月开启预售以来的累积订单。数据显示,理想汽车6月销量为1891辆,对比5月的2148辆和4月的2600辆,开始出现明显的逐月下滑现象。

为了提升销量,理想实行自营销售渠道的扩张策略,计划从全年新开20家,改为全年新开60家店。

问题在于,理想的渠道扩张完成后,销量能否大幅提升?如果理想20到60的扩张被证明可以有效带动销量,那么市场对公司的成长预期也会更有信心。作为资金流的主要来源,如果理想的销量不能持续保持增长,接下来对股价将会是很大的一个考验,其资金情况也会受到影响。

想要扩大潜在的消费群体,两年之后理想配备新一代增程系统的第二款产品至关重要,是否会推出30万元以下的版本?

前文中提到,理想未来重点放在15万元至50万元的SUV领域,有很大可能性将推出30万元以下的车型。考虑到目前30万元以下车型的新能源购车补贴,第二款“理想ONE”实际的零售价可以降到29万元以下,和25万元左右的CR-V们对标,潜在的用户规模会扩大很多。

理想ONE固守30万元以上的价位,今年1-6月其销量占中大型SUV前十车型销量的46%。如果第二款“理想ONE”的售价能控制在25万元左右,主攻紧凑型SUV市场,足够令CR-V们“紧张”。

当然,能不能拥有与燃油车看齐的二手车保值率,也是考验理想ONE的地方。如果未来一年中,二手理想ONE价格能够保持一个相对平稳、与燃油车折价率接近或略低的水平,对于潜在购车者来说,买车的信心就会比较足,也就拥有与“汉兰达”们竞争的底气。

IPO让理想走向了“第二阶段”,关于下一阶段的战略布局,李想认为得把竞争的主动权拿到自己的手里。

在上市前夕,李想发了一条朋友圈:“谁是中国的特斯拉,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吗? ”

那就,让我们拭目以待。

——END——

《汽车通讯社》原创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对不遵守本声明、恶意使用、不当转载引用《汽车通讯社》原创文章者,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kgula.com/article/2948476.html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http://www.kgula.com/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