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郎酒成中国白酒业首家“双总部”企业,选址有点不走寻常路

郎酒成中国白酒业首家“双总部”企业,选址有点不走寻常路


双总部,一家公司由大到强的转折点。

所谓,“双总部模式”是随着经济、技术的发展,企业为提升竞争力、实现效益最大化,在不同地域设置两个或两个以上总部的创新管理模式。

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设立双总部了,比如恒大的"广州+深圳"、阿里的”北京+杭州“,平安的“深圳+上海”,一度联合利华,还有”荷兰+英国“的双总部制。

通过这些列举的企业,不难看出,双总部本身就是实力的体验。做大了,才有双总部可能性,而设立双总部,也寄托着企业进一步向外发展的野望。

2019年时,华夏幸福就对外启动了南北双总部。按照官方公开说法,“未来将实现南北总部协同办公,最大化提高工作效率。”

双总部运营模式的背后,事实上是华夏幸福不再拘泥于环京津冀模式的路径依赖,而转向全国遍地开花发展的决心。

最近,郎酒成了酒企里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开启了双总部模式。

7月4日,郎酒对外发布消息称,拟设立成都、二郎双管理总部。成都总部负责除泸州以外区域相关事务及销售工作;二郎总部负责泸州区域相关事务及生产后勤工作。

按常理来说,设立双总部,一是借助高能级城市作为跳板,进行全国化布局,这是很多地方房企蜕变成全国型房企必做的选择,如在上海、北京设立全国总部;二是设立一个飞地,放手让团队去做创新拓展,三是为了获取资源,比如阿里北上可以网罗北京的科技人才。

那么,郎酒为何不去北上广一线城市,也不去亟待开疆拓地区域中心设立二总部,会把古蔺二郎镇另立总部?

两个总部在同一省份,这种“双总部”模式的确很罕见,但这也体现郎酒深耕品质,强化三品战略(品质、品牌、品味)的一种态度。

郎酒集团董事长汪俊林曾表示:由于建厂土地等自然资源非常有限,赤水河流域的酱酒产量将长期局限在20万吨/年,加上酱酒对储存年限有要求,谁的老酒多、产能大、基酒存放时间长,谁就能在未来市场竞争中取得先机和优势。

图:成都麓湖郎酒总部效果图

二郎镇,是郎酒庄园及酒厂所在地,在这里设置总部,恰恰体现了郎酒集扛起“中国两大酱香白酒”的大旗和做好郎酒的决心。

于酱香白酒企业而言,比起开疆拓土的影响,做好酱香品质才能更好带动市场。

二郎镇里“生长养藏”的郎酒和白酒大IP郎酒庄园,才是构建与茅台各有特色竞争力优势所在。

所谓生长养藏,即“生在赤水河,长在天宝峰、养在陶坛库、藏在天宝洞”。

克制的卖酒、不计成本的存酒,10年百亿级投入建设郎酒庄园,从白酒狂飙突进黄金时代到如今价值时代,一路走来,郎酒都是一个擅长做时间的朋友的“愚公”企业。

在汪俊林看来,“酿酒乃匠作之道,凝聚匠人之力。只有秉承匠心,才能酿出好酒。”

如今,郎酒冲刺IPO,仍是为了将投入资金发展郎酒基础设施,其募资或超过74.54亿元,会侧重二郎基地、吴家沟基地、盘龙湾基地的二期开发。

正是基于此,二郎镇才会成为郎酒的第二总部。

如今,中国酒“危”“机”相伴,但是作为中国民生类消费刚需品,经过几十年的发展与多轮调整,有理由相信,疫情只会加快酒行业去泡沫化,而那些真正优秀的企业会迎来新的机遇。

与时间做朋友,精耕“三品”的郎酒,势必会成为跑出来的那只酒。

内容来源:华商韬略

作者:巴图海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kgula.com/article/2920096.html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http://www.kgula.com/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