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王忠民:疫情之后地摊经济突然火爆的三大原因

王忠民:疫情之后地摊经济突然火爆的三大原因

2020年6月18日,国内广受关注的城市营商环境评价报告再度亮相,覆盖国内100个经济实力最强城市的《后疫情时代中国城市营商环境指数评价报告》由中国战略文化促进会、中国连锁经营协会、中国经济传媒协会、万博新经济研究院和第一财经研究院等机构联合发布。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原副理事长王忠民出席发布会并畅谈”疫后营商环境的新问题、新变化、新举措“。

王忠民 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原副理事长

为什么地摊经济在疫情之后突然火爆呢?王忠民总结了三大原因:

第一个,从工商税收角度,所有关于它的收费、管理这样一个逻辑全部都是零,如果是零的时候自由地进入、自由地退出,没有税务登记、没有税务收取这样一个过程,它已经节省了大量的社会成本,或者说原有的经济主体当中的社会成本,在这个层面可以规避掉。

第二,针对城管以及所有管制、管理这样一个限制,无论从进入、退出的障碍,还是从收取的费用,还是严规的各种条条框框都没有了。由于没有这些障碍,它们就不会随意被收费、随意被清理,随意被限制,所以地摊的成本最低,效率最高。

第三,它可以随机运用全社会闲置的公共基础设施,这个地方行人少了,我们可以随机摆一下,那个地方有一块较大面积,则较多的几个规模的摊位就可以迅速形成。如果公共基础设施像这样不用申请、不用缴费就可以随机使用的时候,显然大大降低了成本。

原文如下:

王忠民:我们先看一下最近一个火爆的案例,我们知道地摊经济最近火了一下,火在了随处都发生,而且被社会呼唤,特别是地摊经济当中还有一些案例获利颇丰,一时间解决了人们自主就业、自主开发成长、自主获利发展的这一条路径。

为什么地摊经济在疫情之后突然火爆呢?而且能够火爆起来?有三个很重要的空生妙有的概念。

第一个,从工商税收这个角度,所有的关于它的收费、管理这样一个逻辑全部都是零,如果是零的时候自由地进入、自由地退出,没有税务登记、没有税务收取这样一个过程,我们会说它已经节省了大量的社会成本,或者说原有的经济主体当中的社会成本,在这个层面可以规避掉。

第二,针对城管以及所有管制、管理这样一个(限制),无论从进入、退出的障碍,还是从收取的费用,还是从严规的各种条条框框来说,也没有了。由于没有这些,它们就不会随意被收费、随意被清理,随意被限制,所以它们的成本最低,效率最高。

第三,它可以随机运用全社会闲置的公共基础设施,这个地方行人少了,我们可以随机摆一下,那个地方有一块较大面积,则较多的几个规模的摊位就可以迅速形成。如果公共基础设施像这样不用申请、不用缴费就可以随机使用的时候,显然大大降低了成本。

如果我们把这三个方面,工商税务、城管社会管理和公共基础设施三个方面去考虑,地摊经济一定是在没有这样一些限制,没有这样一些约束的地方能够迅速形成。而迅速形成了,由于随机成本低、自由进出,收益率就有可能高。

而它的真正产生,其背后的是社会供求两端因此迅速产生了供给行为和需求行为。两者之间的价格还低,社会福利因此而增加,特别是如果短期失业的人群可以利用这样去自主就业,也使得社会在总失业成本和失业救济领域当中,少花了好多的登记、管理和补助这样一些社会费用。

所以说这才是一个空生妙有,本来必须有工商登记,必须有税务机构,必须有城市管理各个方面的落实到位,必须有公共基础设施使用取费逻辑等等,现在因为疫情之后我们把它放成了一个新的空间,让地摊经济爆发一把,度过短期的经济难题,我们把这个看成空生妙有一个典型的时期典型的案例。

文章来源:新浪财经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kgula.com/article/2916894.html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http://www.kgula.com/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