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中国三大最悲剧的钉子户:从“至少给1个亿”到“随便赔点就行”

中国三大最悲剧的钉子户:从“至少给1个亿”到“随便赔点就行”

引子

中国古代的城市空间格局和当前的格局完全不同,白居易为此还曾特意作诗:“百千家似围棋局,十二街如种菜畦”。这句诗的意思是说长安城的城市规划整齐划一,看起来方方正正非常有条理。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还要得益于我国古代一个持续了千年之久的制度——坊市制。

据《资治通鉴》记载,早在我国春秋战国时期就已经出现了坊市制度的雏形,当时城池内坊与市整齐划一,有着严格的界限。等发展到了汉朝时期坊市制已经变得十分稳固,整个长安城就已经形成了棋盘一样的格局,每一处都呈现出正方形的样子,《苏式演艺》中也曾说过那时的坊和市既方且正。

钉子户

在我国古代之所以会出现坊市制的主要原因在于方便维护统治者进行统一管理,在汉唐之际我国人口数量远远没有今天这么多,并且由于均田制的土地制度使得大多数民众所需的农副产品都可以直接获得,不用经过商品交换,因此这种由官府直接控制的坊市制度足以满足大多数居民的日常生活需要。而且为了方便进行城市管理,当时长安城内除了实行坊市制之外还有着严格的宵禁制度,到了某一固定的时间点所有人都不可外出,种种举措皆是为了方便管理者进行统治。

由此可见在有限的社会经济制度下,实行坊市制度不仅不会打击居民的生产性,反而还一定程度上促进了社会经济的发展。但随着农业及手工业的不断发展,商业的发展逐渐繁荣,民众的消费欲望提高,等到了唐朝中后期坊市制度逐渐崩溃瓦解,并最终于宋朝初期彻底宣告终止。

我们都知道宋朝时期商业繁荣,坊市制度的瓦解是一种必然,但这也同样出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那就是大量的商铺住宅侵占街道,使得过去那种方方正正的城市布局遭到破坏,尤其是宋朝初年史料记载很多街道都被商铺所占据,居民百姓甚至都无法骑马过街。为了疏散交通避免出现拥堵的情况,宋朝使用了一个现如今我们仍在使用的手段,那就是拆迁。

在我国古代官府拆迁时采取的补偿手段和当下差不多,都是拆迁了之后给一些钱财或者再给一处住所,而且都有着强制拆除的权力。宋朝时期官府就通过这种方法强行拆除了很多违规建造的商铺,新中国成立之后随着城市化进程的不断发展,我国自然也要拆除许多过去破败不堪的老房子以修建高楼。

但是拆迁总归要讲求人情,我国古代拆迁时也是居民和官府一同商量合理的赔偿价格,最终敲定一个双方都满意的方案。到了现代拆迁时也往往如此,开发商和当地居民友好磋商,谈出一个合理的价钱,最终才会启动工程。但是总有一些居民贪得无厌,妄图狮子大开口要到一笔非常夸张的金额,对于这种人的做法有些开发商会选择满足他们的要求息事宁人,但还有些开发商则是选择用一些手段来惩罚他们。

比如说中国最悲剧的三大钉子户:一个位于上海普陀区武宁路光复西路光复里小区,在这个遍布高楼大厦的小区中有一块特别显眼的废墟,废墟上仍然住着几户人家,据说当时他们知道这里即将要拆迁,对开发商放话必须要一个亿否则免谈,双方协商多次之后仍然没有谈拢,最终只好无视他们修建了这一小区,而他们的内心想法也变成了从“至少给1个亿”到“随便赔点就行”,但小区早已修建完毕,谁还会在意他们的想法呢?

第二个位于北京朝阳区曙光西路,在这条双向车道的主干道上,硬是有一处房屋没有被拆迁,使得所有来往的汽车都要躲着他们行驶。据房屋主人张长福表示:你给的钱那么少凭什么要让我们搬?最终屋主等待了八年之后,没有等来那笔心仪的赔偿款,而是被法院判处强行拆除。

结语

第三个位于浙江绍兴袍江区,高铁路基下一座孤零零的小房子,也是当年双方没有谈拢被剩下,现如今五年过去高铁早已修建完毕,这座房子再也没有人理会,只剩下房屋主人每天看着奔驰而过的高铁怅然若失,如果能够回到过去想必他们会第一时间选择答应吧。

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不应当抱有一夜暴富的想法,即使拆迁有可能会获得一笔很高的赔款,也没有必要一而再的抬高自己的要求,否则最终可能会遭到反噬,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

参考资料:《资治通鉴》 《苏式演艺》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kgula.com/article/2880527.html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http://www.kgula.com/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