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游 > 可惜啊!该死的新冠病毒让我中意旅游年深度游泡汤,但美景依在

可惜啊!该死的新冠病毒让我中意旅游年深度游泡汤,但美景依在

马可波罗的故乡---魅力之城威尼斯游记

今年是中国意大利文化和旅游年,作为东西方文明古国的杰出代表,中国和意大利各有55处世界遗产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录,并列世界第一。如果不是因为新冠病毒疫情,我想两国人民肯定有许多人会互相旅行观光。

由于《马可波罗游记》《威尼斯商人》的广泛流传,我也很想去看看马可波罗的故乡,曾经的威尼斯共和国,今天的意大利威尼斯水城。2018年初,来到威尼斯。威尼斯是亚得里亚海威尼斯湾西北岸重要港口,主建于离岸4公里的海边浅水泻湖滩上。威尼斯因水而生,因水而美,因水而兴。这里的冬天很温暖,这里的女人很漂亮,这里的男人很帅气。

我们一早从帕多瓦来到长堤港口进城的轮渡码头,坐渡轮进威尼斯城,争取去圣马可广场码头看看日出。在长堤港口时,天空云层很厚,但是也很美。航行在泻湖之上,波涛滟潋,是不是会有粗壮的木桩立在水中。

长堤码头天空的云彩,一架飞机的尾气穿过,乌云中散开的一块明亮

到达威尼斯轮渡码头时,太阳已经升起,厚厚的云层遮住了太阳的光芒。但是很有意境的剪影美,也是算是满意的了。水城的下面是密密的树桩,支撑了一座城,像一个倒着的森林城市。

这就是我看到的圣马可广场日出,是不是也很漂亮。对面的岛上耸立着圣乔治大教堂和钟楼

这个城市太招人喜爱了,这里没有森林、没有高山,但是它就是那么的美。这里有著名的作家、画家、雕塑家、建筑家;这里有有名的威尼斯电影节、威尼斯面具狂欢节、有名的足球队。下渡船,沿着泻湖边的码头小广场行走,远远看见一座站满了人的拱石桥,右边是古监狱,左边是总督府,桥上的人们在看什么呢?是不是有一种熟悉的情景,是的,它就是《情定日落桥》中的叹息桥。叹息桥原称“日落桥”,建于1600年,造型属早期巴洛克式风格,向运河一侧有两个小窗,窗棂雕得很精致。当犯人在总督府接受审判之后,死囚被押赴刑场时经过这里,只能透过小窗看看蓝天,不由自主地发出叹息之声——桥因此而得名。

叹息桥,情定日落桥电影的取景地

未过石拱桥之前,岸边广场上有一座雕像,是纪念威尼斯独立,许多人喜欢在这里留影。雕像顶端骑马挥刀的武士据说是意大利国父维托里奥.埃马努埃莱二世。雕像前有威尼斯保护神圣马可的标志——圣马可飞狮,飞狮左前爪扶着一本圣书,上面用拉丁文写着天主教的圣谕:“我的使者马可,你在那里安息吧!”。

旁边酒店大门两边的花儿,挺漂亮的,惹得大家喜爱,这里到处都是水,还是有可爱的花草。酒店门前坝子里堆码着许多像长板凳一样的踏板,这可是威尼斯独有的特色。这是涨水时,方便大家淌过水。

我们在总督府门前的码头,乘坐有千年历史的小船贡多拉,游览五彩童话水城。城内水陌交错,以舟相通,居民楼下不是停车位,是停船位。人们走街串巷,出门游玩,不是开车、打车,是乘坐一种漂亮的小船---贡多拉。坐在贡多拉上,漫游在水巷里,如同我们行走在小街小巷。我们乘坐的贡多拉船夫略显羞涩,轻快娴熟摇着船。此情此景,仿佛听见了欢快轻松的《贡多拉船夫》。

贡多拉返回码头。我们来到圣马可小广场,小广场南临威尼斯大运河敞口的泻湖,河边有两根威尼斯著名的白色石柱,一根柱子上雕刻的是威尼斯的守护神圣狄奥多(San Teodoro),另一根柱子上雕刻有威尼斯另一位守护神圣马可的飞狮,这两根石柱是威尼斯官方城门,威尼斯的贵宾都从石柱中间进入城市。仿佛看见当年的马可波罗从这里开启了他的东方之旅,漂亮的茜茜公主,款款走进广场。

威尼斯的城门

圣马可小广场是海鸥、鸽子云集,自由翱翔。右边是总督府Palazzo Ducale,一译“公爵宫”,它曾经是强盛而富庶的威尼斯共和国的政府办公楼,始建于9世纪,属于欧洲中世纪哥特建筑。总督府的修建和装饰经过中世纪、文艺复兴时期,既有哥特式的精雕细琢的尖拱、又具有罗马式的柔和大气圆拱,同时又极具阿拉伯风情的席纹图,可见阿拉伯商人的巨大影响力。三楼中间有一个雕塑,圣马可的飞翼狮和跪在它面前的元首福斯卡里。宫内藏有丁托列托和委罗内塞等人绘制的描绘威尼斯场景的绘画。神奇,居然有很多四叶草的造型。

总督府,海鸥飞翔

圣马可小广场左边,即总督府的对面,是双层拱廊结构的圣马可图书馆,建于1537-1591年,为文艺复兴的建筑风格,是著名建筑师珊索维诺Jacopo Sansovino在威尼斯留下的一个杰作,建筑全长84m,一层立面为拱廊,后面是商店,图书馆在二层,通过中央开间的楼梯到达,屋顶上的石栏杆顶部有人物立像。圣马可图书馆被认为是盛期文艺复兴建筑中最壮丽的作品。

圣马可图书馆

看到钟楼,就来到圣马可大广场。钟楼是广场上最显眼、最高的建筑,是威尼斯的地标之一,它像一个巨人屹立在圣马可广场上,指引着远航回家的人找到回家的路。城内迷路的游客,只要抬头看到它的塔尖心里就有了安全感,不用担心受怕了。

圣马可钟楼(Campanile di San Marco)的前身是在9世纪时修建,作为码头的瞭望台。钟楼经历了数次重建,现在看到的圣马可钟楼造型是在1514年建造的,不过圣马可钟楼在1902年突然倒塌,后来在1912年重建完成。

圣马可钟楼高98.6米,构造简单,下半部是由砖块构成的巨大柱状建筑,每边长12米,高50米;上方则为拱形钟楼,共放置了5座钟,拱形钟楼的上方是方形建筑,外墙分别装饰有狮子与威尼斯的女性象征正义女神la Giustizia。钟楼的最上方则是金字塔状的尖塔,尖端上放置了一个金色的天使加百利形状的风向标。

东边是与总督府相连的圣马可大教堂。大广场的主角毫无疑问是圣马可大教堂(Basilica di San Marco),它供奉着圣马可的遗体,是威尼斯辉煌的象征,也是威尼斯的骄傲。圣马可大教堂始建于公元829年,重建于1043-1071年,它曾是中世纪欧洲最大的教堂,是基督教世界最负盛名的大教堂之一,是威尼斯建筑艺术的经典之作,它同时也是一座收藏丰富艺术品的宝库。今天,大教堂是古罗马艺术、中世纪哥特式艺术、东方拜占庭艺术和文艺复兴艺术等式样的结合体,每天从世界各地来瞻仰和欣赏大教堂的人成千上万。教堂正面长51.8米,有5座拱型罗马式大门,顶部有东方拜占庭式圆拱与哥特式尖塔及各种大理石塑像、浮雕与花形图案。在入口的5座拱门上方是五幅描述圣马可事绩的镶嵌画,是用小块彩色大理石、彩色玻璃以及金箔拼嵌而成。五幅画分别是“从君士坦丁堡运回圣马可遗体”、“遗体到达威尼斯”、“最后的审判”、“圣马可的神话礼赞”、“圣马可运入圣马可教堂”等五个主题。还有与其他教堂不同的是三楼周围有围廊,像今天的阳台。十字军东征时期,威尼斯人用十字军从东方劫掠来的财物装点了它,所以也是一座令世人评论最多的建筑。

圣马可大教堂

坐落在圣马可广场北侧,紧邻圣马可大教堂的是圣马可时钟塔(Torre dell'Orologio),是圣马可广场上不可忽视的建筑,是圣马可广场著名地标之一,是一座早期文艺复兴建筑。在塔顶露台上有两个巨大的青铜“摩尔人”,穿著羊皮,一个年龄较老,另一个较年轻,他们每到整点就会用手中的锤子敲钟报时。标识介绍说大钟铸造于1497年,从泻湖水域都能看见,以炫耀这座城市的富有。建筑的正面有一个威尼斯的象征—飞狮和黄道星座轮盘。它日复一日的显示时间、月相和黄道星宫。据传钟面的设计者们在完成工作时候就失明了,所以他们不能在其他地方复制这件作品。传说或许不实,但设计者们确实耗尽余生留守塔中以维护它。时钟塔为附近港口的水手们提供时间信息。

圣马可时钟塔

与时钟塔所在的这排建筑叫旧行政官邸大楼(Procuratie)。1797年拿破仑进占威尼斯后,赞叹圣马可广场是“欧洲最美的客厅”和“世界上最美的广场”,并下令把广场边的行政官邸大楼改成了他自己的行宫。行政官邸大楼(Procuratie)是意大利威尼斯圣马可广场上三座相连的历史建筑,最终完成于拿破仑占领时期。

最古老的建筑是旧行政官邸大楼(Procuratie Vecchie),位于广场北侧,为12世纪的两层建筑,16世纪大火后重建为三层建筑。新行政官邸大楼(Procuratie Nuove)位于广场南侧,始建于1586年,为更严格的古典主义风格,1640年完工。

右边是旧行政官邸,中间是拿破仑翼楼,左边是新行政官邸

原本两座建筑在广场西侧都有翼楼,中间被一个小教堂(Chiesa di San Geminiano)分开。大约在1810年,翼楼和教堂被拆除,兴建了第三座建筑:拿破仑翼楼,为新古典主义风格。在威尼斯共和国结束以后,这里先后住过拿破仑的总督、奥地利总督,然后保留给意大利国王和意大利共和国总统使用。今天,拿破仑翼楼和新行政官邸大楼的一部分设有科雷尔博物馆。

在新行政官邸大楼的拱廊下有18世纪就开设的著名的弗洛里安(花神)咖啡馆(Caffè Florian),开业于1720年12月29日,数百年里是许多文艺人士、社会精英的聚集地,哥尔多尼、拜伦、歌德、狄更斯、夏多布里昂、普鲁斯特、鲁宾斯坦和斯特拉文斯基等人都曾光顾这里。花神咖啡馆里设有中国厅、东方厅、四季厅、镜厅和自由厅,它们各具特色。这里的咖啡价格有些昂贵,但是在如此的环境中品尝一杯上等滚烫的咖啡、欣赏一段美妙的音乐,仿佛看到精彩的《致命伴侣》。

与Florian(花神)咖啡馆遥相呼应、位于旧行政官邸大楼同样名留青史的是同为18世纪的夸德里咖啡馆(Caffè Quadri),司汤达、拜伦、大仲马、瓦格纳、普鲁斯特、伍迪•艾伦等人都曾光顾这里,咖啡馆楼上是本市最豪华的饭店之一。

参观完圣马可广场,通过时钟塔的二楼通道,步行游览威尼斯的小街小巷,迷宫般的小巷,小店林立。大家奔向里亚托桥旁的T广场,全球知名奢侈品DFS德国商馆。商品很丰富,退税率高。特别是T广场楼顶的露天观景台,可以俯瞰威尼斯水城全貌,拍照打卡绝对不能错过。可惜啊,我错过了。听说要预约,免费享受15min。购完逛完,可以到一楼,有米其林星级大厨,土豪美食家的饕餮盛宴。

T广场免税店

吃饱喝足,下午回到圣马可小广场码头,乘坐汽艇游览大运河(Grand Canal ) ,这是我们今天的压轴行动,是解读威尼斯的最佳方式。

威尼斯大运河(Grand Canal ) 被誉为威尼斯的水上“香榭丽舍”大道。沿天然水道自圣马可教堂(San Marco Basilica)至圣基亚拉教堂(Santa Chiara Church)呈反S型,把主岛分为两部分,像一条宽阔的大街道。河道两岸分布不少船站,水上巴士、贡多拉、汽艇航行在这条大街上。

在河道的两边,散布着各式各样的古老建筑,既有洛可可式的宫殿,也有摩尔式的住宅,当然也少不了众多的富丽堂皇的巴洛克和哥特式风格的教堂。文艺复兴时代,许多伟大的艺术家都在这些教堂里面留下了不朽的壁画和油画作品,至今仍吸引着世界各地的无数游客和艺术家。此外,遍及运河两岸的店铺、市场以及银行等等,也给这个水上大都市增添了无穷的活力。大运河(Grand Canal ) 与我国的京杭大运河,一东一西,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名录,头顶着不同的人类文明的光环。

圣马可广场是大运河的在泻湖的入口,船上看到远处,与圣马可钟楼极相似的钟楼,只是规模略小,这是圣乔治马焦雷岛上的圣乔治教堂和钟楼,作为从圣马可广场拍摄泻胡和贡多拉的背景,很是漂亮。

对面远处圣乔治马焦雷岛上的圣乔治教堂和钟楼

在汽艇上近距离欣赏对面运河入口矗立的安康圣母教堂,是威尼斯巴洛克建筑的杰作。在1630年黑死病肆虐之际,共和国政府决定兴建此教堂献给圣母玛利亚,由著名设计师巴尔达萨雷·隆格纳设计,正式落成于1687年。建造这座教堂光是打地基就用了17万根木桩。顶着巨大圆顶的正堂为正八角形,周围有六座礼拜堂环绕着。在威尼斯的历史上,“黑死病”曾两度凶猛地袭击了这个水城。一次是在1347年,在一年半的时间里,威尼斯丧失了五分之三的人口。第二次是在1630年,“黑死病”又突袭了威尼斯和泻湖地区,夺去了45000人的生命(相当于当时威尼斯的三分之一的人口)。1630年的瘟疫爆发后,威尼斯人向圣母玛利亚求救,威尼斯共和国元老院立下誓言:如果圣母能将威尼斯从这场劫难中解救出来,就将专门为她建造一座教堂,所以疫情过后,开始修建安康圣母教堂。安康圣母教堂的大门只在每年的11月21日健康节那一天打开,是为躲避和消除瘟疫而设,这一天也是人们一年中可以从正门走进教堂的日子。圣母安康教堂内有许多著名的艺术作品,例如提香的《圣马可加冕图》,丁托列托的《迦纳的婚礼》等。

浏览着运河两岸绵延不断的漂亮建筑,皇家花园、塞尔瓦宫、百合圣母教堂、巴巴罗宫、威尼斯双年展、酒店、码头,穿过大运河上第一座桥学院桥,这座桥几经损毁重建,今天的这座建于1930年代,虽是木质结构,却有工业时代金属桥梁的坚实厚重感。学院桥朝大运河入口端望去,安康圣母教堂端然的身影是这城最美的片段之一。

大运河上的学院桥

航行在大运河上,蓝蓝的海水,蓝蓝的天空,漂亮的建筑,海风吹拂,非常开心惬意。法利尔宫、马尼皮耶罗宫、雷佐尼科宫、数不清的宫殿教堂。当然还有天津饭店,天津是威尼斯的友好城市。看!看!看!前面运河上著名的第一大桥里亚尔托桥,就是一栋跨在河上的大理石屋。这里是欧洲中世纪最赋盛名的商业中心,至今桥上仍有二十多家店铺,常年被游客塞得满满的。它附近的著名商业区,被誉为威尼斯的“水上华尔街”。伟大的剧作家莎士比亚曾经在其大作《威尼斯商人》中提到过“水上华尔街”,在剧中,夏洛克这样问:“里亚尔托桥可有什么动静?”今天,人们还会这样问,在商人眼里,里亚尔托桥代表着市场的走向。这里也是观赏夕阳的最佳位置。再次提醒:里亚尔托桥旁的T广场,有全球知名奢侈品DFS德国商馆。商品很丰富,退税率高。

里亚尔托桥

九月运河上的赛船会,有各种各样的船,包括漂亮的贡多拉,堪比我们的龙舟会。运河两岸的古典建筑风格多样,拜占庭、哥特、巴洛克、文艺复兴、新古典主义,目不暇给。宽阔水域,有蔬菜水果市场、鱼市场。两岸的咖啡馆、酒吧、饭店,鳞次栉比。里亚尔托桥基本在运河的中点,往前航行,依然是漂亮的教堂、钟楼、画廊、酒吧、咖啡馆、花园、大学。其中有一个著名的金屋。下一座运河大桥,是赤足桥和宪法桥。过了赤足桥,有天主教堂的罗马广场,这里是离开威尼斯主岛的集散地,有火车、汽车、轮渡、租车。

主岛的南侧海岸线还有三个平行岛屿组成的岛屿群:圣乔治马焦雷岛、朱岱卡岛、萨卡菲索拉岛,自东向西一字排开。三岛中朱岱卡岛最大,后两者有桥相连,圣岛自成一格,但与朱岱卡岛之间只隔了差不多一个大运河宽度的距离。由于时间有限,太匆匆,这些岛屿没有去成。

1987年,“威尼斯及其泻湖”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人类文化遗产》名录,并且是以符合6项标准的“高分”入围,世界遗产委员会给出这样的评价:“始建于5世纪的威尼斯,由118个小岛构成,10世纪时成为当时最主要的海上力量。整个威尼斯城就是一幅非凡的建筑杰作,即便是城中最不起眼的建筑也可能是出自诸如乔尔乔涅、提香、丁托列托、委罗内塞等世界艺术大师之手。”只是时间安排太紧,一切都太匆匆,争取下次深度游。

从2019年11月12日,威尼斯大运河遭遇严重水灾以来,威尼斯一周之内就经历了3次洪峰,最高水位达1.87米,创下53年来的最高水位记录。威尼斯大运河附近的许多商店和超级市场受损尤其严重。据说2100年,威尼斯水城,不再适合人类居住,可能会消失在水下,那可真是可惜,所以想去的朋友,尽早计划,不过今年的意大利的新冠疫情太严重了,今年的中意旅游年真是太可惜了。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kgula.com/article/28802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