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游 > 华盛顿不同于纽约的脏乱差,安静宽敞的花园城市仿佛来到另一国度

华盛顿不同于纽约的脏乱差,安静宽敞的花园城市仿佛来到另一国度

文/金坚范

从纽约坐火车向西南行380公里,便到达华盛顿。作为美国第一大都会的纽约,光怪陆离、脏乱拥挤、嘈杂喧嚣,而首都华盛顿,则是一座整洁优美、安静宽敞的花园城市。因而从纽约至华盛顿,便有一种耳目为之一新的感觉。

城市的布局是经过精心设计的。从东端的国会大厦,到西端的林肯纪念堂,是一条长达三千二百米的主轴线,主轴线的中央是华盛顿纪念塔,主轴线一带,宽阔碧绿的草地和葱郁的树木构成了一片赏心悦目的绿色。林肯纪念堂和华盛顿纪念塔之间,又有一泓上百米长的碧波粼粼的湖水点缀其间。

在这一片舒展、开阔的田园风光中,巍然矗立着一批白色或灰白色的建筑,如白宫、林肯纪念堂、杰斐逊纪念堂、国会大厦、华盛顿纪念塔等。绿白相间,堪称清新淡雅。

托马斯·杰斐逊是美国历史上一位有影响的总统。他的铜像栩栩如生,建在宽阔的数十石级的高高的大堂上。杰斐逊的资产阶级民主派的主要代表人物,美国1776年的《独立宣言》主要出自他的手笔。他撰写《独立宣言》时年仅33岁,这本身是令人深思的。200多年来,《独立宣言》中有一句名言被反复地引用和强调:“所有的人生而平等,造物者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自由和对幸福和追求。” 这句话比较集中地反映了天赋人权的观念和当时北美殖民地人民追求自由和幸福的愿望,对动员北美殖民地人民参加独立战争,起过进步作用。

林肯总统的大理石全身坐像十分巍峨,雕像的座基就有几人高。1862年林肯颁布《解放黑奴宣言》,成为美国历史上一个重要的里程碑。林肯的著名的盖特斯堡演说词,不但提出了“民有、民治、民享”政府的纲领性口号,而且遣词造句,十分讲究,当年考英文时,被指定为必须背诵的几篇范文之一。

越战阵亡将士纪念碑,出自一位华裔设计师之手。这位富有艺术天才的建筑师,当年还是一大学的建筑系学生。角逐这一纪念碑设计 的多达1400多人。这位华裔女学生一枝独秀,赢得设计首奖。她的艺术有鲜明的亚洲色彩,纯然、简朴、含蓄。光洁细致的黑色大理石,砌成了一座人形纪念碑,上面镌刻着50000多阵亡将士的名字。名字按英文字母的次序排列。纪念碑两侧各支着一个高约一米的架子,上面置放着一个有机玻璃制作的用以遮挡风雨的柜子,里面是一本印制得十分精美的大字典一般的人名录。50000余名阵亡将士一个个记录在案。死者的名字、出生年月、籍贯、军衔等一应俱全,甚至还可以查到他的名字镌刻在第几块大理石上。人们无不惊叹设计者的匠心独运,什么都想到了。令人遗憾的是,整个纪念碑没有表明,这些将士千里迢迢跑到异国他乡究竟为谁捐躯?

美国的独立是一件具有世界意义的重大历史事件,是反抗殖民统治和封建压迫的典型事例。作为美国国父的华盛顿,理所当然是这一历史事件的最优秀代表了。但成为世界强国后的美国,却背离了华盛顿所代表的革命传统了。二十世纪六十年代的 侵越战争,不仅使50000余名将士白白送死,而且在美国历史上留下了可耻的一页。

华盛顿作为首都是美国政治神经的中枢。美国国会又是资产阶级民主的象征。它究竟又怎么样呢?

国会对游览者是开放的。进入国会大厦,好似步入一个艺术宫殿一般。地面的大理石光彩夺目,屋顶上、墙壁上有许多记录美国历史上重大事件的精美壁画。

早就听说美国国会开会时允许参观者旁听。一打听,碰巧参议院正在开会。旁听手续很简单,只要到发放旁听证的地方领取旁听证即可。发证人一不收取什么费用,二不问任何问题,谁去要都给。

旁听证是一张硬纸片,略小于一张扑克牌,白底蓝字。上面印着“美国第102届国会参议院,国际宾客旁听证,准许持证人进入参议院旁听处”,还印着卫士的名字和当天的日期“1991年11月5日”。我们出示了旁听证后,工作人员就把我们引到二楼旁听处。旁听处类似戏院的楼座,可以俯瞰参议院开会的情形。那天旁听的人很多,几乎座无虚席,只有后面几排上有四五个空位子,我们便插空坐了下来。举目望去,高出地面近尺的讲坛上,会议主持人正襟危坐。他是来自俄克拉何马州的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大卫·博伦。一个年轻漂亮的女速记打字员脖子上挂着一架速记机器,一边在讲坛附近缓慢地移动着脚步,一边用手指“嗒嗒”地按着速记机器的键。

侧耳细听,原来参议院在辩论是否同意任命罗伯特·盖茨担任中央情报局局长。

1991年5月,美国总统乔治·布什提名当时担任国家安全事务副顾问的罗伯特·盖茨出任中央情报局第十五任局长。盖茨1966年从华盛顿乔治城大学毕业后便进入中央情报局工作。由于他的分析报告言简意赅,条理清楚、有说服力,遂赢得上司的青睐,并不断得到提升。布什总统在阐述提名盖茨的理由时说,美国需要维持其自由世界领袖地位的情报,而盖茨是能够提供这种情报的最佳人选。

自此以来,参议院就盖茨出任中央情报局局长一事进行了长达六个月的激烈辩论,两派各执一词,唇枪舌剑,各不相让。

美国议会政治中有一个专门术语,叫“费力驳死脱”,有人将此译为“疲劳轰炸”。意思是有的议员为了剥夺对方的发言机会,用冗长的发言来阻挠正常辩论的进行。曾有一位议员发表过长达二十四小时零十分钟的演讲。还有一位参议员曾拿出一份近400页的发言稿,来论某个问题。如果参议院不愿闻闻这位懒婆娘的裹脚布,就得有三分之二的简单多数的否定票,即67票才能停止这种“疲劳轰炸”。这种“费力驳死脱”不如译为恶作剧更为恰当一些。

参议院对盖茨长达六个月的辩论,本身就是一次破天荒的“疲劳轰炸”。

我旁听那天,争论的焦点是八十年代盖茨在担任中央情报局高级官员时在伊朗门事件中所扮演的角色以及他是否按照里根政府所持的对苏强硬路线来编撰中央情报局的报告。伊朗门丑闻,指的是美国向伊朗秘密出售武器,并将出售武器所得利润用于支持尼加拉瓜反政府武装的事件。这方面的许多批评意见,是一些知情人提出的,有些是中央情报局的现任雇员,有些则是前任雇员。

反对盖茨出任中央情报局局长的参议员不乏其人。他们强调说,盖茨在作证时惯用的伎俩,便是对伊朗门事件的某引起细节记不起来。反对最激烈的是来自佐治亚州的民主党参议员小威奇·福勒。他认为盖茨此人不可靠。八十年代初,盖茨在由福勒主持的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听证会上所作的证词,同最近在参议院听证会上所作的证词,两相比较,多有相悖。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同意盖茨出任中央情报局局长的议员们说,盖茨长期服务于中央情报局,对情报工作富有经验;对于国会对中央情报局工作的检查,盖茨曾予以合作,奉献了自己的时间和精力。主持会议的大卫·博伦说,盖茨有能力对中央情报局在世界各地的秘密存款进行审计,对此,国会应感激他。

中央情报局的职业情报人员被提名为中央情报局局长,这是罕见的,因而辩论的主旨后来转到他是否会对批评他的下属记恨在心,日后进行报复。支持他的参议员也好,反对的也好,都信誓旦旦地说,将睁大眼睛,严密注意他是否会采取措施进行报复。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大卫·博伦重申,只要他仍在参议院供职,一旦发现报复性迹象,保证立即干预。

最后付诸表决,64票赞成,31票反对,5票弃权。48岁的盖茨以绝对多数票成为美国核心情报部门有史以来最年轻的首脑。在大多数情况下,对中央情报局局长的人选都是一致同意的。这次是有史以来反对票最多的一次。

行销全球的《纽约时报》曾发表文章,称美国国会为“富翁俱乐部”。此话可谓一针见血。因为美国国会参众两院的议员,有些是依仗富翁的钱口袋去竞选而成议员的,有些本身就是腰缠万贯的富翁。他们之间的争吵,从根本上说,不过是不同财团之间的利害冲突而已,借此调节一下关系。

盖茨提名得以通过,大卫·博伦功不可没。这从参议院民主党领袖乔治·米切尔的发言中可见一斑。这位来自缅因州的参议员强烈反对任命盖茨为中央情报局局长。他抱怨说,如果盖茨的提名得以通过,盖茨得感谢一个人,而且是仅仅一个人而已,那就是参议员博伦。难怪《华盛顿邮报》在报道11月5日参议院辩论情况时,直言不讳地赞扬大卫·博伦主持会议有方,将讨论引向了胜利。

早在四年以前,里根总统就曾提名盖茨出任中央情报局局长。无奈,面对就伊朗门丑闻所提的一系列问题,盖茨闪烁其辞,没能使人满意(恐怕也无法使人满意)。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中共和党和民主党参议员均大为不满,里根总统不得不忍痛割爱,撤销提名。此次参议院讨论盖茨提名时,有人旧事重提。而对这一责词,大卫·博伦淋漓尽致地发挥了他的政治才能,说当时盖茨尚未准备好出任中央情报局局长,现在他准备好了。毋庸赘述,盖茨是否有资格出任局长同他准备好没有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作为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大卫·博伦是如何将辩论引向胜利的,不是从中可以窥见其端倪吗?

乔治·布什领导的是共和党政府,而大卫·博伦是民主党人。这说明美国政治中包含有超越党派利益和门户之间的利害关系。

美国的国会外面,有一支庞大的说客队伍,叫做“院外游说团”。光是在国会登记注册的,就数以万计。能把一根稻草说成一根金条,便是这些说客的三寸不烂之舌。当然更为重要的是,他们有坚强的后盾——垄断资本家提供的黄金美钞。垄断资本就是通过这些说客所达成的种种交易影响着美国的政治。最近,朱蒂丝·艾斯勒女士,这位美国已故总统肯尼迪和黑社会头目吉安卡纳两人“共同享用”的情妇,因身患绝症而无所畏惧地吐露真情。她向报界披露,约翰·肯尼迪用金钱收买黑手党头子萨尔瓦多·吉安卡纳,黑社会就“全力为肯尼迪争取选票”,使其荣登总统宝座,执掌白宫。后来,肯尼迪忘恩负义,遭到黑社会暗算,一命呜呼。赤裸裸的权钱交易莫过于此,这对美国的民主政治是一个绝妙的讽刺。

话又得说回来,美国国会对任命一个政府要员要进行公开辩论,从不同角度予以审查,且准许国内外人士自由旁听,还是给人一点新鲜感。也许这样一种透明度,在美国垄断资产阶级看来,更有利于协调关系,巩固其统治地位。

充满着田园风光的华盛顿,却留给人们一些严肃的思考。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kgula.com/article/2880147.html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http://www.kgula.com/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