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越南为什么难成世界工厂?

越南为什么难成世界工厂?

1986年越南正式提出了“革新开放”,其时越南工业基础薄弱。而在三十年后,越南却已经成为了全球最被看好的经济体之一——2017年普华永道在发布的一份报告中,预测越南将在2050年成为全球二十大经济体之一。

2016年,越南的GDP尚止2052.76亿美金,位居全球第46位,而其时全球GDP排名第二十位的国家,正是素有“土豪国”之称的沙特,GDP规模6449.36亿美金。

似乎双方天差地别,但看好越南的,又岂止普华永道?三星作为全球最大的手机厂商之一,如今有近80%的智能手机终端生产都在越南。

如果说三星的手机工厂转移到越南,还能说是受韩国东南亚政策的影响。

那么台湾宝成集团在2008年之后,将制鞋工厂迁往了越南,则无疑昭示着是纺织业、服装业、鞋业等低端密集劳动业向越南转移的趋势。

事实上,除了纺织业、服装业等低端产业以及三星等韩国企业,近年以来全球有越来越多的巨头企业——例如尼康、日本电工乃至于英特尔都相继在越南设厂。

随着全球各国走向“越南制造”,“世界工厂:越南”也似乎正从蓝图上走向现实。

然而越南真的可以成为世界工厂吗?


| 盛名之下有虚士 |

地处中南半岛的越南,疆域大体上可以分为北面红河平原,中、西部为丘陵和高原,南部则为湄公河三角洲,既是所谓的“一根扁担两个筐”。

越南国土虽然南北狭长,但南北两大平原却为越南提供了雄厚的农业基础,而越南主体民族京族人口又占到了全国总人口的87%,再加上越南在反殖民的运动和战争中,保持了国家统一,并拥有一个强而有力中央政府。

所以该国政局和经济十分稳定,具备着经济快速发展的基础。

但这并非全部关键因素——随着冷战在上世纪末落幕,全球化的经济浪潮成了接下来三十年的核心主题。

先发国家随着产业升级、人口结构老龄化等因素,在劳动力逐渐匮乏和人力成本升高情况下,开始将低端密集劳动力的产业向海外转移——例如港台、韩国和新加坡,就是受惠于日本的“雁行模式”。

所以“劳动力”是一个后发国家,能否在二十世纪末到二十一世纪初崭露头角,争得经济全球化浪潮中,成为承接产业国一席之地的关键竞争力。

从人口上看,2018年越南人口规模达到了9554万,青壮年和逐渐进入劳动年龄段(15-64岁)的人口占到了总人口的69.55%,不仅人口结构非常年轻,而且劳动力规模也能支撑得起密集劳动产业。

当然,印度、孟加拉乃至于跟越南同处东南亚的印尼等国,人口规模其实不仅不输越南,甚至还有胜过,但这些国家的劳动力囿于传统文化,劳动素质和劳动效率十分堪忧。

越南的劳动力虽然缺乏技工底蕴,但在经过培训后,越南北部受中国文化影响较深的劳工劳动效率能达到珠三角工人的90%左右,而中部和南部的劳动力的效率虽然跟北部有差距,但也可以接受。

因此千禧年之后,各项优势突出的越南逐渐为国际资本所看重,由此开启了长达近20年的高速经济增长——自2000年以来,越南整体上保持着5%以上的GDP增长率。

到了近年以来,越南更是趁着全球局势变化的东风,GDP增长率亦再度恢复到了7%——2019年越南统计局发布数据显示,越南2019年GDP增长率为7.02%,这是越南连续两年增长率破7。

越南GDP的高速增长无疑源于制造业的崛起——2019年越南制造业全年增长率达到了11.29%,远高于全国GDP增长率。

2019年第一季度,越南对美出口增长高达40%,出口规模达到206.95亿美金。越南在2019年吸引的外资也创下十年记录,达到了380亿美金,实际利用资金也达到了203.8亿美金,为越南历史之最。

在这一组组的数据之下,则是无数工作正向越南转移而去。

然而看似投资云来,花团锦簇,似乎越南已经走上了向“世界工厂”前进的康庄大道。

但这一切繁盛的表面之下,其实大有商榷的余地,至少越南的制造业,恐怕没有想象中那么名副其实。

2019年越南进出口总额达到5170美元,但顺差却仅为99.4亿美金——这也就意味着,越南制造业增加的附加值非常有限。

由于越南革新开放较晚,不管是统一前还是统一后,都缺乏工业积累,所以越南的技术储备十分薄弱,自然就没有办法提高附加值或者制造生产附加值高的产品。

事实上,对于越南经贸人士而言,一旦发生技术难题,或者国内缺乏相应机械,他们的第一反应就往往是“上广州”——越南河内国家经贸大学经政研究所所长就曾无心的说道:“我们缺什么东西就去广州买。”

在此之外,外资企业在越南进出口中的主导地位,也无疑昭示了越南近年来制造业的实际底色——2018年越南本国投资企业进口额约为948亿美金,外资企业进口则为1427.1亿美金。

在顺差率仅为1.9%的情况下,再加上越南进出口中大部分由外资企业完成,如此经贸结构,越南的制造业盛名之下,恐怕有虚。

| 基建落后,世界工厂?|

越南国土面积虽然只有32.9万平方公里,但由于国土呈南北狭长之势,又地处中南半岛东部,所以却拥有着超过3200公里的海岸线。

漫长的海岸线再加上越南经济中心胡志明市靠近东亚航运枢纽马六甲海峡,这让越南在革新开放之后,越南各大城市的工业产品能够通过廉价的海运远销海外。

但时至今日,越南也受累于此——由于越南从南到北都遍布着或大或小的港口,这让越南在省去了革新初期减少了很多困难,但同样过于优越的海航资源,也让越南缺乏对国内基础建设的巨大决心。

一个国家的基础建设势必花费浩繁,并且需要巨大的技术储备,甚至在建设初期还要颇费心力财力的借助外国力量,但一旦建成,则必然受惠百年——不管是美国的太平洋铁路,还是日本的新干线,或者是二十一世纪的中国高铁,都无疑佐证了这一点。

但这无疑也需要巨大的决心以及足够前瞻的远见。

2018年越南人均GDP达到了2566美元,较2000年时候增长了六倍。但在经济高速增长的背后,则是越南地区发展不平衡,国内市场无法形成一体——不管是生产协作还是民众消费。

造成这些问题的原因,正是越南基础建设的落后,使其国内物流只能提供基础服务,根本无法满足现代国家,市场一体化的生产协作和消费需求。

在越南提出《到2020年及远景2030年的越南高速公路网的发展规划》之前,越南仅有一条贯穿全国的国道级公路,平均时速只有60公里左右。而在规划提出之后,到2020年也不过预计规划建成2703公里高速公路。

至于铁路,越南到现在也只有一条法国殖民者留下的窄轨铁路,平均时速只有三四十公里,从经济中心胡志明到首都河内,特快列车需要34小时。而从北京到上海坐高铁只需要4.5小时,而前者的铁路里程不过比后者稍多408公里,但耗时却高了八倍。

特快列车尚且如此,其他客运、货运可知。

如此物流速度不要说冷链运输了,就算农产品,越南各地也只能自产自销——越南城市化在2017年才超过35%,目前越南农村就业人口仍是城市就业人口的两倍。

正是因为基础建设的落后,使得中西部、西北部的山地高原地区发展迟缓,而中部沿海地区、北部红河平原和南部湄公河平原虽然各有相关产业布局,但由于发展程度不同,不仅迟迟无法形成共振,甚至先发展起来的地区也难以很好的带挈北部和中部的工业发展。

这又反过来制约了越南的经济发展速度,尤其是在越南试图让制造业实现“由轻到重”的产业升级当下,包括物流、水电、交通在内的基础建设的不足,更凸显了问题所在——相对物流和交通来说,越南的水电供应还算充足,但如果不早做打算,也迟早会面对物流和交通的类似困境。

事实上,越南虽然提出了高速公路和高速铁路的相应规划,但想要落实却远没有那么简单。

从越南进出口的资本格局就能观察到,越南如今的经济主要是受外资驱动,国内资本并不充足。

国内基础建设,尤其是像越南这样国内时间整合时间短,殖民时代又没有太多遗产可以继承,但国土自然地貌却很复杂的国家,在基础建设上无疑有更多的挑战,也需要更大的投资。

外国资本其实对高速公路和高速铁路这样的“长线项目”并没有很大的兴趣,所以越南这类后发国家,在国内资本不足,政府也缺乏足够财力的情况下,想要建设“高速两路”就难免需要跟外资另行利益置换,以换取外资投入到基础建设上——越南在高速铁路项目上,就采取了铁路分段招标,并在大城市划拨配套土地。

哪怕如此,越南旨在贯穿南北的“北南高铁”也一波多折,本来预期2035年完工,但如今却已经悄然调整到了2045年,而本来预期2014年开工,结果又变成2020年,至于到底何年何月全段通车,则又在未定之天了。

而自英国以来,哪有“世界工厂”之国基础建设远远落后于时代平均水平的呢?事实上,只有远远超过,才是真正的“世界工厂”——基础建设需要庞大的财力、物力、人力以及技术储备,而这些无疑也是成为“世界工厂”所必须的。

| 阻碍重重,前路坎坷 |

如果说基础建设不足,还可以慢慢弥补,那么对于越南来说来自内部和外部的阻碍,则无疑放大了越南无法成为“世界工厂”的可能性。

越南北部受中国文化影响较深,该地区劳工的劳动率在经过培训后能达到珠三角90%左右的水平,越南南部虽然在劳动率上跟北部同胞有差距,但受法国文化影响较深的他们,却也深谙消费享乐之道,在近年来胡志明市附近的消费市场也逐渐成型,只待越南“两路修成”,经济体系整合完成,就能成为带动一国经济发展的龙头。

而越南中部和西部人民,虽然节俭、勤劳、肯干,却跟“踏实”似乎沾不上边——尤其是来自越南中西部、中北部山区和高原的越南劳工,往往是越南罢工,要求加薪的领头人。

台湾宝成集团就一度大吐苦水,指称越南工人“七年五罢工,工资加了十七倍”。

虽然从2019年越南的最低工资看,一类地区亦不过折合约180美元,四类地区的最低工资更是低至125美金。但这也只是数值上的“好看”罢了——根据统计,2019年越南工资较2014年增长了50%,而且随着越南将奖金、补贴等收入也纳入社会投保额计算,在越企业的人力成本因此大为提高。

如果越南按照过去五年的人力成本增高趋势发展,那么越南在十年内,鞋业、纺织业和服装业上的人力成本就会逐渐丧失优势。

因为民情、社会因素所导致的人力成本的上升,从而让越南在中近期丧失一定的竞争优势,不过是越南的阻碍之一。

随着炒房客涌入越南,胡志明市、河内等越南大城市的土地价格亦显腾贵,然而越南制造业还在崛起之中,尚需要聚合效应以增加竞争力,土地价格的升高,又变相的抬高了企业进入的成本和门槛。

经济全球化之下,越南在东南亚绝非一枝独秀,承接产业转移的“产业阵位”,更是后发国家所要力争的——“产业阵位”越高,抗打击、抗风险能力就越强。

同理,“阵位”越低则越容易被替代。

然而越南缺乏技术储备,想要抢占“高线阵位”有心无力,而“中线阵位”又已经被先发一步的国家抢占,例如泰国、马来西亚。

事实上,在东南亚之外,越南在“低线阵位”上,还要面对拉丁美洲国家以及非洲享受“普惠制”(G.S.P)国家的竞争——“普惠制”下的非洲新兴制造业国家,可以获得欧美发达国家的关税优惠待遇,而拉丁美洲诸国则主要有地缘上靠近美国的优势。

综合来看,越南在基础建设上严重不足,出口产品增加的附加值亦低,“产业阵位”又处在低线,人力成本近年以来却又大幅高涨,外部环境既要面对其他后发国家的竞争,还要面对欧美的刁难——例如美国对越南部分产品的“双反”,欧盟在自贸协定上要求越南对标欧盟的劳工保护标准。

所以不管是从越南的现状来看,还是中远期来看,越南想要成为新一代的“世界工厂”,恐怕千难万难,几乎没有可能——毕竟除了买家刁难,竞争者多以外,广州可就在河内千里之外。

- END -

记得关注、转发、评论、点赞喔!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kgula.com/article/2875423.html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http://www.kgula.com/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