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 > 精神控制、毒鸡汤、情绪暴力,这些职场PUA时刻你经历过吗?

精神控制、毒鸡汤、情绪暴力,这些职场PUA时刻你经历过吗?



你经历过职场PUA时刻吗?比起霸凌,它是一种更隐形的精神控制:


“996和007是为了你好。”

“除了我们,没别的公司会要你。”

“今天出100张设计图,我来选。”


职场PUA会打压你的自尊、自信,让你怀疑自己的能力,自我否定,甚至希望通过加倍的努力得到对方的认同。


前不久,我们向读者征集了职场PUA的经历,上千人写下了60余万字的问卷,其中出现频率最高的一句话是,“直到看见这篇问卷,我才明白自己经历了什么。”


文 | 史千蕙

编辑 | 金匝

运营 | 肖睿


“你知道怎么操控一个人吗?就是往他的痛点打。”


赵阳 女 23岁 广告行业

我的上一份工作,是在一家媒体广告公司做线上运营。最初,一切都显得很正常,甚至可以说很美好。老板是70后,不古板,又风趣。面试的那天,同事给他泡了一杯茶,他就从茶叶说开,一路聊到个人爱好,我当时就想,他真是非常有学识和涵养。很快,我就通过面试,顺利入职。


入职半个月后,事情开始变得有些不对劲了。公司的摄影师离职了,老板便让我兼职做摄影师,并且劝我,可以下班的时候做,能多赚一笔钱,又能学到知识。再然后,是兼职做行政。身兼三职很累,但老板说,“年轻人不要贪图安逸,否则老了一事无成。”


老实讲,他的这套说辞对我来说是很有效的。我是职高毕业,后来又考了大专,自认为学历很一般,但又不甘于此。我很想趁着年轻多学一些知识,当时那家公司的确是不错的平台。


最开始,老板每天晚上会给我打电话教我该如何处理这个岗位上的事情。我感觉我找到了人生导师,想成为他那样优秀的人。可好景不长,新人一直招不到,我的工作量又实在是太大,就会忘记一些事情,导致错误频发。慢慢地,老板开始不给我打电话指导了,再然后在言语沟通中说出我令他很失望的话语,再到后面开始直接挂断电话、嘲讽、辱骂……从质疑我的工作,再到否定我整个人的能力,后来更是会直接骂我丑,骂我笨。


有一段时间,我每天都在怀疑自己什么事都做不好,觉得自己永远在给公司添堵,给老板造成了麻烦。我给朋友打电话说,我感觉自己活不下去了,感觉自己离开了这个公司,就再也没办法在社会上生存了。


我从没想过,问题也许不出在我自己身上。我甚至反驳朋友们对于公司和老板的质疑,这让我一度和他们的关系闹得很僵。


为了让我们心甘情愿地给他多干活、少拿钱,老板会让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被“重点培养”的那个人。他经常组织公司员工一起看《奇葩说》,看完后,每个人都要写一份观看报告上交。他看了我的报告,说,我们的思维很相似,你和那群人不一样,我会多提携你。他还会私下告诉我,哪几个同事不值得深交,而哪几个值得,哪些人是真心待我好,而哪些人不是。


▲ 图 / 《猎狐》截图


他会挑拨离间。比如,当时公司里有一个女生能力很强,我们两个人的个性也相似,按道理来说,是很容易走到一起成为朋友的。有一天晚上加班,那个女生跟我说了很多工作方法,我用她教的方法,效率提升了不少。一周后,老板不知怎么得知了我们的谈话,突然疯狂地给我加了很多任务,我用同事教的新方法来完成,结果忙中出了不少错。那些错误直接影响了我和那位同事的沟通,最后,我们闹得很不愉快。直到现在,我们的关系也没有修复。


我们的对话到底是怎么传到老板耳朵里的,我也不知道,或许是有人听到了,然后就跟他说了。这种事也常见,毕竟,全公司的95后,可能都以为自己是特殊的那个孩子,但凡有点风吹草动,都会迫不及待地跟他说。


他让我们都觉得自己是最特别的,是被他选中的那一个,让全公司的人对彼此心生芥蒂,却都向着他,唯他独尊。这样,他就能为所欲为地操控任何他想操控的人了。更可怕的是,他还曾经当面教我,“你知道怎么操控一个人吗?就是往他的痛点打。”——他也的确是这么做的。


由于我们经常私下谈话,他也很“关心”我的个人生活,因此,他对我的弱点了如指掌。我从小跟着爷爷奶奶,成长都是靠自己。我本来一直觉得自己这种野蛮生长的状态挺好的,但老板会一直告诉我,就是因为没有人教育你,你才做不好事情。他还一直攻击我的父母。攻击完了,再告诉我,他可以当我的父亲。最可怕的是,当初我真的很想把他当成父亲一样看待。


最终还是离职了。老板制定了很多奇怪的罚款规则:工作信息已读不回和未读,罚款;审批流程没在一小时内走完,罚款。有一个月发工资时,我发现原本月薪5000元的我,不仅没领到钱,还得倒贴给公司1500元。我这才下定决心,必须离职,否则生活都成问题。


在离开公司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是怀着愧疚的心态。我觉得我自己对不起公司的栽培,辜负了老板对我的期待,甚至还总想着在其他公司多赚点钱,我存够钱再回去。我觉得自己没办法恨他,觉得他对我有帮助,觉得他内心是善良的。包括那位和我闹崩了的女生,她甚至跟我说过,无论老板怎样对她,她都愿意给他养老送终。


离职后,因为不自信,我只敢找最基础的工作岗位投简历。好在,我加入了现在的公司,开始了新生活。渐渐发现,原来我挺棒的,什么工作都上手很快,也并不是他说的那个只会给同事添乱的人,更多时候,我还有余力帮助他人。我找回了自己的自信,也找回了自己丢失的原则。


去年北大包丽的新闻,让我对“精神控制”有了一些了解。在读了一些心理学相关的书籍、又看了许多职场PUA的相关报道后,我更加清楚地意识到,我被操控了。而此时,我已经开始新工作好几个月了,我感到了久违的释然,也更加确定,原来,从一开始,我就没有错。


▲ 图 / 《胜利即是正义》截图


“你一定要知道,这都是为了你好。”


栗滋 女 27岁 房地产公司HR


去年下半年,我入职了一家房企的人力资源岗位,面试官就是我的直属领导,当时他给我的第一印象非常好,年轻,开朗,随和,自称是从地产界黄埔军校出身,愿意培养下属。我观察到,他在面试过程中常常使用沉稳的肯定句,看起来专业素质很高,且极具自信。


最重要的是,当他了解到我已婚未育的个人情况时,主动提出可以在工作稳定后考虑备孕事宜——尽管我本人在几年内并没有相关的打算,这个提议还是让我觉得暖心,我想,他应该是一位体贴下属的男领导。


在那个部门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我是他唯一的下属,不可避免地,我们每天都要打交道。大约入职两个月后,我突然意识到,他并不是自己所标榜的那么专业。


除非特殊情况,每个工作日的上午12点前,他是不会回复消息的。例如招聘过程中,我在前一天确认好了面试者的时间和他确认,第二天他却永远无法准时到达。少则半个小时,多则两个小时,电话联系时大多数都是睡意朦胧的声音,对我说:你让他等我一下吧,你跟他聊一下安抚一下,这都是小事情。于是我不得不一边处理手头的各种工作,一边给对方赔礼道歉,解释面试官今天有其它工作,正在赶来的途中。


我还得负责整个公司的薪酬计算,包括考勤、福利、社保公积金、薪酬、个税计算以及申报全套,而且所有表格均是手工表。有好几次,我这部分的工作和他安排的其它工作相撞了,我提到目前手头工作非常多,可不可以缓一下或者错开一下,他每次给我的回答都是,“我知道,你做的那些都非常简单,非常初级,做工资随便拉个表把数据填进去就可以了,用不了你几分钟。”并且反问我,“才做这点事情你就说忙,你知道我每天要做多少决策,打多少电话吗?”


我的确不清楚他的工作安排,但感受到了他对我工作的轻视。他认为我的这些工作不过是简单的、琐碎的、不值一提的,让我感到精疲力竭,并且非常挫败。


在分配任务时,他总是说,“我信任你的能力,这些事情一定要处理好。”“总经理非常看重我们部门,一点小小的失误都会影响我们在公司的公信力。”“这件事情交给你我很放心,我相信你一定能处理好。”到了执行过程中,一旦有任何具体事情要和他确认,他都会对我说,“这些事情不应该问我,你应该自己设法去处理,你站的视角要高,要自己去体察全局,这都是对你的培养和信任。”


▲ 图 / 《未生》截图


起初,基于他在面试时给我留下的良好印象,我会竭力去达到他的要求,竭力处理所有事情,竭力掌握所有工作任务相关的信息,竭力只给他清晰明确的决策。但是事实上,这样孤立无援开展工作的我,觉得非常迷茫、辛苦和焦虑,总觉得后面有东西在追我,非常紧绷,无法放松,睡不好觉,总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好,愧对他对我的期待和信任。


后来,渐渐发现,在他的世界观框架里,我对他的态度应当只有一种:崇拜的,毕恭毕敬的,他提出的任何工作要求,我不能提出任何疑问,只需要无条件执行。他会把这些行为合理化。“我作为部门负责人,看得更远,格局更广阔,自然有自己的考虑,不需要向你作出任何解释。”


▲ 图 / 《猎狐》截图


由于一次绩效统计,我们发生了第一次冲突。我随口问了一句,整个区域都是这样做的,为什么我们要不一样?这个问题让他大发雷霆,当天把我拽到会议室里,单独谈了四个小时的话,一直在说,你的问题太多了,和你说话沟通成本很高,你不应该质疑我的规定,安排下来的事情,你做就行了。


说着说着,我就哭了。我本来就是泪点低的人,那天实在是委屈,眼泪止不住。谈完后,他带点满足的口气对我说:“你真的是我见过自我很强的一个人,我以前从来没和人谈这么久,但你一定要知道,我这都是为了你好。”


更恶心的事发生在后面。他给我安排工作时,喊我“宝宝”,我们单独在办公室相处时,他会提出“我想抱你一下”,“你过来亲我一下”。他会询问我的性生活,以及分享他和前任的经历,我明确地表示没兴趣、不想听、没有必要和我说这些,态度也十分强硬,而他总是笑嘻嘻地说,“我们以前都这样,是你太放不开了。行业如此,你这么不懂事,还怎么混?”


有一天,他反复提出要我亲他,甚至说,“上级让你过来亲一下,你敢不服从?”我对于这种性骚扰非常生气,但碍于上下级关系,无法发作,只能黑着脸继续做自己的事。当天我们讨论工作的时候,他用这件事来说明我“工作态度不好,没有百分百服从”。我忍不住反驳,刚才那种让我亲你的话,也需要百分百服从吗?他立刻拉下了脸,说,如果你觉得这是性骚扰的话,你可以拿录音去告我,一点玩笑都开不起。


试用期还有三天结束时,我提了离职。按照劳动法的规定,我只需要做三天的交接工作。接替我的女生是个新手,连Excel都不太会用,而他又从头到尾不闻不问,最后,公司那个月的工资没能如期发放。他来找我说,因为你的冲动和任性,大家的工资没有发出来,现在所有员工对我们人力资源部有很大意见。


离职后挺长一段时间里,接触到任何工作相关的文件或者对话,我都会自责,觉得真的是我太娇气、太自我,没能去按照他的要求改正。期间我的丈夫和朋友反复劝慰我,安抚我,告诉我产生的抵触都是正常的,我的工作量的的确确超过了我的负荷,我的工作完成得很好没有对不起他。


事实上,回忆起这些时刻,我又再次体验了一遍当初的那种折磨和痛苦。我并不是一个对PUA毫无概念的人,但他在第一次面试时给他自己树立的形象,和后来反复灌输“我都是为你好,你这个性格需要改,我全是为了磨砺你,你是我最看重的下属”之类的言论,仍旧让我陷入了极其痛苦的挣扎之中。我一度真的想要去顺从他,相信他真的是为我好,但另一方面,他对我个人生活的侵占、给我造成的挫败感,确确实实严重影响了我的正常生活和心理状态。而当我意识到我的遭遇不对劲时,我还是感到耻于说出口,我甚至会觉得,我也有责任,我错在自己不够强硬。


后来,那位接手我工作的女生,也开始和我诉苦,说完全能理解我当时为什么想辞职,并且产生同样的症状:焦虑、睡不好、没有食欲、神经紧绷。到了这个时刻,我才慢慢确定,从前经历的种种,都只是这位上司为了精神控制,给我施加的手段。


▲ 图 / 《凪的新生活》截图


“我是看你可怜才让你来。”


朱女士 女 31岁 IT公司技术人员


大学毕业时,工作难找,找了很久,终于有一家规模很小、不到20人的公司让我去面试。


现在想想,面试时其实已经有些不对劲了,老板首先是说,“我们从来不加班。” 然后问,“你自己有电脑吗?咱们公司最近要搬家,给你配个台式机的话,到时候还得搬着。你先用自己的笔记本,等搬家后再给你配台式机。”


后来才发现,公司不是不加班,而是996,并且周六加班是没有调休,也不给钱。公司搬家后,老板再也没提给我配电脑的事,我用自己的电脑,老板也没给过一分钱补贴。


工作中犯错了,还要扣钱,有时50元,有时100元。我一个月工资2800块,房租900块。真的禁不住他这么扣罚。本来说好三个月后转正就签合同的,后来说我做的不好,要延长试用期。


工作过程中,老板经常否定我,说“我是看你可怜才让你来的”,又说“但我很喜欢你的性格,很坚韧”,还说“你放心,从我们这能学到很多东西,尤其是像你这种刚毕业的”。


还有一位同事,人很好,工作能力很强,老板逢人就说“他刚来我这的时候,什么都不会。来两年了,你看他现在,什么都会了。”为了证明自己的公司好,他老拿那位同事成长史说事,但人家现在工作能力强,主要也是自己努力的结果啊。


▲ 图 / 《我,到点下班》截图


还有一件印象深刻的事。某个星期的周五,已经下班了,我正在回家的路上,老板给我发QQ,说工作上的一些事,我说还没有做完。真的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老板是不会把重要工作交给我这个还没签合同的人的。他就急了,要我发邮件道歉,并抄送给全公司的同事。我当时已经快到家了,家里当时没办网,因为太穷了没钱。跟老板说家里没网,他让我去网吧,而那时候已经10点半了。


我住的地方是刚建成不久的回迁房,小区外没有路灯。我,一个年轻女性,大半夜的,出门找网吧,就因为我的老板说“你今天不发邮件,下周就不用来了”。等我找到网吧时,已经11点20分了。我写完邮件,发送完,11点40。这个时间我记得清清楚楚。因为公交车已经停了,我想走回去,但是害怕,无奈又找了出租车,但因为距离近,人家不愿意送。几辆出租车拒绝后,终于有一位司机愿意载我。等到家,已经12点多了,为了发一封邮件,花费2个小时,和20多元钱,非常心疼那个钱,那时候太穷了。


当时本来想三个月试用期一结束就辞职,老板说,必须做满三个月的工作日才能走,所以我又多熬了一个月。临走的时候,老板告诉我,“也就我们这里要你,你离开了这里,找不到新工作的。”我确实学到了很多东西,但是老板也真的是很会压榨员工了,还打着“我是为你好”的旗号,现在想来,他应该是一位PUA高手吧。


“不管是下属还是儿子,我相信棍棒底下出孝子。”


希尔 女 26岁 科技公司运营


我的第二份工作,跨行业去了原本毫不熟悉的科技领域。挖我过去的人是我的大领导,他的下属是我的直属leader——非常聪明,非常勤奋,同时也是极端的完美主义者和超级控制狂。


第一天开始入职,接触这位leader时,她就开始跟我疯狂吐槽这份工作,以及她岗位上的每一个人,包括她的老板和身边的同事,直接说的话,就是她觉得每个人都非常傻,只有她自己最能干。所以,从一开始,我就对这份工作和对她整个人产生了一种很抵触和害怕的情绪,我觉得这个人特别极端。


后来在工作中我渐渐发现,她对待每一件事情,无论大小,都有很强的控制欲。小到一封邮件的具体措辞和排版,她都要管。那是一封写给采购部的内部邮件,因为事情太小了,所以我印象格外深刻。字体、大小、标点符号、重点字颜色、行间距,连同每一个字,都有要求。只要不符合她的标准,她就会当着全部门的面,劈头盖脸骂过来。


她一定要这样亲力亲为地把关所有事情,工作时间自然就会比别人更长,也就会加班更多。但很少有人能在工作了一整个白天后,晚上十一二点还保持头脑清醒。拒绝加班是不可能的,她会在晚上11点时,突然提一个任务,说明天就要结果。没有人尝试过拒绝,因为她整个人的气场都是带有强压迫性的,没人敢跟她商量着来。


如果我们犯了小错误,她会直接开骂。她骂人的样子,有一种骂街的气势,不过脏字儿没那么多。语气会非常凶,表情也会变得很狰狞,看了让人害怕。有一次,她骂了我之后,说,“我无论对下属还是对我儿子,都是这种管教方式,我相信棍棒底下出孝子。”——她的儿子才三四岁,刚上幼儿园。


跟她工作一段时间之后,我发现自己很受打击,开始觉得,天,我怎么什么都不会了?一方面,她有很强的控制欲,让我就只敢听她的话,按照她的方法去执行。另一方面,这样持续了一阵子后,她又开始骂我怎么一点创意和想法都没有。渐渐地,我发现自己除了维持日常吃喝,生活里只剩下了工作,我的情绪也会跟着工作一起变得低落。


▲ 图 / 《未生》截图


上一份工作,我做得非常顺,整个人也因此很有自信。在职场上,无论是合作伙伴,还是老板同事,都很喜欢我。挖我过去的leader,也正是因为欣赏我的工作能力,才会招我去了新团队。这种前后的落差感让我不知道要如何做才是对的,也让我开始想,到底错的人是她还是我。


她会给这些行为合理化,一大说辞是自己的成长经历。按照她的说法,她小时候在乡下过着苦日子长大,会被人揍,也会揍别人,因此才养成这种“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思维。她自己也承认,不适合团队合作,而适合做敢死队,单打独斗。


别说她了,一开始,我也会给她找理由。我会想,她是不是这段时间压力太大,以及是不是因为我刚入职,什么都不知道,才会这样?那个时候,我也是以行业新人的心态加入的,总会想是不是我不够好,要怎样才能改进我的工作方式。后来我才发现,无论如何都无法满足她的要求。


五个月后,我辞职了,而她甚至比我还早一些离职。在离职谈话时,HR告诉我,大家都知道她是个脾气暴躁的人,但基于她的业务能力,大家也都包容了她。


我原本也是脾气暴躁的人,不知为什么,在她手下干活的时候,我好像一点脾气都没有了。不过,当我离职后,我的脾气又回来了,并且变得比以前更强硬了。毫不犹豫地,我删掉了她的微信,也告别了这段受气包的日子。


“你走了,对我来说是解脱。”


张禹 男 28岁 科研人员


读研期间,我被我的导师PUA了。


那是研二下学期,我一边写要发表在期刊上的论文,一边找工作。看起来,两头都进行得还算顺利,研究取得了还不错的成果,我也拿到了满意的offer。但这一切,被导师全盘否定:他压下了我的论文,坚持称我的数据有问题,不让我毕业,自然,那份工作也泡汤了。


我和同组的一位同学同病相怜。我俩诉求不同,被坑的角度也就不一样。他想换研究方向,导师就劝他,别把科研看得那么重,“现在做科研都只是一个职业,早就没有牛顿时代的理想主义了,只是混口饭吃而已。”然后拒绝了他的请求。而我,想早点做出来好成果,发期刊文章,然后毕业工作,老师就说,“我们课题组这么多年来都是秉持着科学严谨的态度,你的数据就是有问题的,你这个文章就是不能发表。”——一句话,不仅否定了我的研究成果,还顺带把我的人品也给否定了。


可笑的是,最后的最后,我实在走投无路,只好按照他的要求,给论文造了一点假,填上了他要求的数据。他终于满意了,说,你看,你按我的方法来,就能得来对的结果。这已经违背了我的底线,我于心有愧,加上工作已经落空了,就决定换导师、换方向,继续读博。


没想到,导师爽快地同意了我的请求——这正是我的同学苦求而不得的。提出申请的那一天,他面无表情地说,我没意见,你走了,对我来说是解脱。而那篇被压下来的论文呢?他在QQ上给我发消息,“这是组内的工作成果,不得以任何个人的形式发表,否则我直接举报你。”那时,我已经看穿了他的套路,也不怕撕破脸了,直接回了一句,“我对在你这里做的垃圾工作没有任何发表的兴趣,是什么水平,你应该比我更清楚。”


现在想想,他就是看准了不同学生在乎的事情不同,然后利用导师的地位和权威,换着花样做这些损人而不利己的事。所以,他的诉求到底是什么?谁也不知道。我猜,只是为了输出负面情绪和发泄控制欲吧。这手段着实拙劣——我和其他的同学,虽然没有被洗脑,但也感受到的确有效——他真的把我们都拿住了。


后来,偶尔还是会看到学生被导师PUA,甚至逼到抑郁甚至自杀的新闻,我没惨到那个地步,但也能理解那些做出极端决定的学生,除非是穷途末路,否则谁会那样呢?对于个别学生来说,毕不了业、发不了文章,可能是比死还可怕的事。而作为导师,要控制学生,是再容易不过的事了,他拥有着绝对权力,一句“不让你毕业”,就能把人治得死死的,那感觉就像是你努力读了三年的书,最后却不允许你参加高考一样。


如今,那个老师已经升迁去了更好的平台。前不久,正在他手下读博的师弟打来电话向我哭诉,说自己毕不了业了。我听了,心里很不是滋味。看来他并没有收手,或许他会一直这么下去,利用一点都不高明的手段,坑一届又一届的学生。我还算幸运的,在熬出头之后,我遇到了很不错的博导,也终于发现我没有之前那位导师说的那么差。


只是,我再也不是从前的我了,那些曾经相信的东西,也好像崩塌了。


▲ 图 / 《这个不可以报销!》截图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涉及人名为化名。)

文章为每日人物原创,侵权必究。

想看更多,请移步每日人物微信公号(ID:meirirenwu)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kgula.com/article/2871880.html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http://www.kgula.com/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