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 > 进入冷战:中国周边关系的内外层次

进入冷战:中国周边关系的内外层次

弗吉尼亚大学刘晓原教授做客历史文化学院 进入冷战:中国周边关系的内外层次

6月22号14时,弗吉尼亚大学的刘晓原教授做客我院,在文西1327会议室作了有关中国和冷战的讲座,题为:进入冷战:中国周边关系的内外层次。本次讲座由历史文化学院的胡晔老师主持,众多相关领域的博士生、研究生、本科生都参加了此次讲座。

刘晓原教授的讲座内容分为四个方面的内容:1. 观察历史的视野;2. “长战”—冷战;3. 中国卷入冷战的远、近因;4. “内战的悖论”,意在说明中国是如何进入冷战以及中国与周边国家的关系。

刘老师首先强调了观察历史的视野,他认为历史研究不能过近、近了不能看到整个全貌;亦不能过远,远了看不清细节。所以,考察历史要在恰当的范围、恰当的时间跨度。另一方面,刘老师认为要把历史问题放在一个大的时间段去考察它的走向。对于现在中国的很多问题,刘老师建议要从中国百年发展的历程中寻求答案。






刘老师认为,冷战实际上是欧洲长战的一个阶段。刘老师分享了两位冷战专家的观点。约翰·盖迪思提出了“冷战欧洲中心论”的观点,他认为,冷战是以欧洲为中心的国家实力和意识形态的博弈,而随着全球化的发展,战争会波及到其他国家。温安丽提出了“全球冷战”的观点,她将美苏看作是传教国家,它们在其他国家宣传自己的制度,而只有在非西方国家的竞争对美苏来说,才更具意义。刘老师认为这两种观点都存在弱点,他们都把重点放在美苏国家,而只把中国当作是一般的第三世界的国家。而实际上,中国在冷战的位置非常独特,中国是在冷战中唯一一个转向的国家,中国的转向对美苏关系的影响非常重要。

至于中国为什么会卷入冷战,又为什么在冷战中转向,刘老师从百年以来,中国发生的形变和色变分析了原因。从1840年后,中国的地缘形体开始向民族的国家转型,地理疆界、国家概念越来越清晰,中国发生了“形变”;西方的文化、意识形态等也传入中国,中国发生了“色变”。另外,中国从1840后,与美国、俄国有过联系,体系在两方面:一是美国“来化”中国,向中国传教等;二是俄国与中国在地缘—意识形态上的关系。

最后,刘老师解释了什么是内战的“悖论”。亚洲内战是在西方的冲击下发生的,并且在不同程度上有大国卷入进来,所以有内战的“悖论”的说法。在冷战的背景下,无论是中国内战,还是朝鲜战争,其实还是西方长战的一部分。而中国与周边国家的关系也呈现出层次感。刘老师用自己构制了地图展现出中国与小周边国家、大周边国家(东南亚、东北亚、中亚、南亚等)、大国等一层层的关系。

讲座结束之前,刘老师与在场的师生进行了互动与交流,刘老师耐心解答了大家的问题,气氛十分融洽。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kgula.com/article/2791379.html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http://www.kgula.com/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