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疫情下汽车人 | 16个月努力付东流,通用与白宫关系再度紧张

疫情下汽车人 | 16个月努力付东流,通用与白宫关系再度紧张

特朗普发推特称,和博拉一起工作“总是一团糟”。双方关系再次破裂


编译 | 杨玉科

编辑 | Jane

出品 | 帮宁工作室(gbngzs)

通用汽车与白宫关系再度紧张。

知情人士对Bloomberg透露,2020年3月27日,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关于呼吸机的高调争吵使通用汽车完全惊呆。特朗普先是在推特上发表长篇大论,指责通用汽车制造急需的医疗设备耗时太长,并试图向政府漫天要价。

当天晚上,他又旧事重提,再次抨击通用汽车2018年关闭俄亥俄州工厂的行为。

16个月前,即2018年底,通用汽车首席执行官玛丽·博拉(Mary Barra)宣布关闭几家位于俄亥俄州和密歇根州的工厂,当时特朗普正大肆宣扬要复兴这两个州的经济。因此,博拉的举动彻底激怒了特朗普。

现在,双方关系再次破裂。

来看事件的另一方——通用汽车。为把位于印第安纳州的一家零部件厂改造成呼吸机厂,通用汽车高管已经没日没夜地连续工作了一周。而且,据知情人士私下讨论称,通用汽车本身对联邦政府很失望,因为后者花了好长时间才敲定与Ventec医疗设备公司的合作。

3月27日中午,通用汽车发布一份声明,详细说明关于生产呼吸机的事情,表示将“按成本价贡献这些资源”。尽管声明中没有提及特朗普,但通用汽车通过上述声明内容反驳了特朗普的说法。

特朗普发表愤怒推文几小时后,下令启动《国防生产法》,命令通用汽车接受一份联邦合同——这是通用汽车和Ventec医疗设备公司一直追求和实施的内容。

特朗普此举标志着通用汽车——美国最著名的公司之一,与特朗普——这位一直以擅长与私营公司合作而自居的总统之间的关系又跌宕起伏。

对通用汽车来说,在这个紧要关头,修补与白宫的关系当然至关重要。

由于新冠疫情暴发,一方面,通用汽车不得不关闭工厂;另一方面,通用汽车还暂停新车项目,推迟支付白领员工工资,囤积现金以应对这场全球疫情危机,以及这场危机可能给美国经济带来的数月影响。

通用汽车在一份声明中回应特朗普的命令,称“整个通用汽车团队都为支持这项事业感到自豪,我们承诺打造Ventec品牌高质量重症监护呼吸机,这样的决心从未动摇。”

01.

2018年因关闭工厂

博拉与特朗普首次交锋

58岁的博拉与特朗普的交锋最早起于2018年11月。当时,博拉公开宣布关闭密歇根州、俄亥俄州和其他地方工厂,特朗普随后展开首轮攻击。

就在博拉宣布这一决定后几小时内,特朗普就对记者表示,他已经找博拉谈话。他强调自己对博拉“非常不客气,非常强硬”,并告诉她“最好收回这些决定”,他尤其关心通用汽车的俄亥俄州Lordstown工厂。

第二天,特朗普声称,政府正在考虑削减通用汽车所获得的政府补贴,包括电动汽车补贴,但最后如大家所见,他并没有那么做。

2019年3月,特朗普发推特称,通用汽车必须重新启动Lordstown工厂,或者把它出售给新的所有者。


第二天,他告诉支持者,他刚和博拉谈过话,称博拉指责UAW(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的不妥协态度。

第三天,特朗普敦促通用汽车和UAW立刻就工厂问题进行谈判,而不是按照原定的当年秋天再谈判。

两个月后,博拉取得突破进展。她提前告知特朗普,通用汽车正在准备将Lordstown工厂出售给一家电动皮卡制造商。

特朗普马上在推特上写道:“俄亥俄州的大好消息!感谢玛丽·博拉”。他的推特比通用汽车官方新闻稿提前一个多小时发布。

时间来到2019年10月,彼时特朗普与加州政府在针对未来燃油效率标准设定的问题上争论不休,而这次,通用汽车主动站到特朗普政府一边。

据《华尔街日报》后来报道,当时,除通用汽车外的其他汽车制造商试图与加州达成一项折衷的附加协议,他们刻意绕过通用汽车,向它隐瞒了这个想法。

该报援引加州空气资源委员会(Air Resources Board)负责人Mary Nichols的话,称这些汽车制造商担心通用汽车会与政府通气,并试图阻挠他们的努力。

同月,通用汽车与UAW达成一项协议,从而结束通用汽车为期40天痛苦而代价高昂的罢工。这项协议挽救了通用汽车原计划关闭的一家密歇根州工厂——虽然不是俄亥俄州那家工厂。

作为4年合同的一部分,通用汽车还承诺在美国投资77亿美元,创造或保留9000个工作岗位。

2019年12月,特朗普在密歇根州Battle Creek举行的一次集会上说:“在一件大事上,通用汽车让我们遭受了一段困难时期,我对此很不高兴。纵观整个汽车行业,这是唯一一件我遇到问题的事情。对吧?当然,你知道我说的那件事。我不喜欢那样。无论如何,他们还在花钱呢。你知道吧?你懂的,是吧?”

02.

特朗普立场

发生戏剧性变化

今年3月,特朗普政府正在控制疫情蔓延之际,博拉再次与白宫进行了一场私人谈话。

这一次,博拉告诉特朗普高级经济顾问拉里·库德洛(Larry Kudlow),通用汽车愿意把工人召回闲置的工厂,尝试把这些工厂改造成呼吸机工厂。

3月18日,库德洛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提到博拉与他的这段对话。他公开赞扬了博拉的贡献,他说,通用汽车的行为是“出于公民和爱国的原因,在自愿基础上做出的决定”。

3月20日,通用汽车宣布与Ventec医疗设备公司合作。之后一周,当特朗普和政府其他官员被问及——为什么没有启动冷战时期的《国防生产法》,强迫制造商制造呼吸机时,他们都表示,包括通用汽车在内的公司已经在加快步伐。

然而到了3月27日,特朗普这一立场又发生戏剧性变化。他在推特上再次提到“玛丽·博拉”,这次他说和博拉一起工作“总是一团糟”。


在白宫新闻发布厅举行的晚间新闻发布会上,他再次批评通用汽车关闭了俄亥俄州工厂。

“当他们离开俄亥俄州 的Lordstown时,我非常不满意。”特朗普谈到通用汽车时说,“我认为那将是一个建造呼吸机的好地方,但我们会等等,我们会看到这一切是如何实现的。”

汽车研究中心(Center for Automotive Research)位于密歇根州安娜堡,其负责工业、劳工和经济的副总裁克里斯汀·季切克(Kristin Dziczek)说,在特朗普下达命令前,通用汽车就已经开始制造呼吸机,而联邦政府的命令不会让这家公司走得更快。

“玛丽看起来很镇定,她会坚持做她认为正确的事情。她会一直坚持下去。另外,她也希望得到一定程度的澄清,因为,客户想要的,也是联邦政府想要的。” 季切克说道。

03.

削减白领员工20%工资

临时遣散6500名员工

为节省现金,也为更好应对新冠疫情,通用汽车暂停一些汽车项目,暂时在全球范围内减少受薪员工20%工资。

通用汽车同时承诺,将在一年内弥补这些削减收入。

此外,美国6500名受薪员工将被安排休假。停工期间,他们将获得正常工资的75%。这6500名员工大部分在工程和制造部门工作,无法远程工作。

3月26日,博拉和通用汽车首席财务官迪维娅·苏雅德维拉(Dhivya Suryadevara)对员工表示,公司需要立即采取积极措施削减成本。

据路透社获得的一份录音显示,苏雅德维拉在网络直播中警告道:“如果不采取重大紧缩措施,公司长期生存能力将受到严重损害。”

苏雅德维拉表示,通用汽车当前收入非常少,"如果有必要,我们准备暂时赊账,以继续公司的运营。"

博拉在一封致员工的电子邮件中写道,多年来,通用汽车一直在做出“艰难的决定,以加强业务,使其更具弹性”,但是现在,这些备战“将面临考验”。

博拉对员工们说,公司正在任何可能的地方削减业务成本,比如暂停部分产品项目、削减营销预算和其他数百项行动。


虽然一些正在研发的车型将推迟,但那些接近发布状态的车型,如重新设计的雪佛兰Tahoe、GMC Yukon和凯迪拉克Escalade大型SUV等将按原计划于今年上市。

一名发言人告诉Bloomberg,通用汽车还将尽力保证凯迪拉克电动SUV和一辆Cruise Origin自动驾驶汽车的开发节点。

据了解,减薪将从4月1日开始,可能会持续约6个月。最晚不迟于2021年3月15日,通用汽车员工将收到一次性支付的收入补偿。

通用汽车表示,此举将立即带来可观的现金节省,但它拒绝透露更多细节。该公司约有6.9万名受薪员工,占全球员工总数的42%。

对通用汽车高管们来说,情况或许更为严峻。除20%延期薪酬外,他们还将面临更大幅度的减薪。综合来看,危机期间,最高管理层减薪幅度将达30%,其他高管为25%。而通用汽车董事会薪酬将被削减20%,且后期也不会对此进行补偿。

所有员工的医疗福利不会受到影响。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kgula.com/article/2739499.html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http://www.kgula.com/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