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霹雳手段,菩萨心肠丨香港一日

霹雳手段,菩萨心肠丨香港一日

“煽动罪”,抓

上周四,中西区区议会主席、民主党郑丽琼因发布恶意人肉港警的帖子而被控“煽动罪”。
笔者在当晚的“香港一日”中表示,这是香港自1997年回归以来,警方首次引用“煽动罪”,但绝不会是最后一次。

事实上,就在次日,即上周五,警方在屯门以涉嫌煽动伤人及煽动“公众妨扰”,拘捕一名32岁本地男子。该男子自称为销售员,但被发现拥有一个订阅人数超过2.1万人的Telegram频道(类似于微信群),名为“开挂之达人”。

网络安全及科技罪案科警司莫俊杰表示,自“修例风波”以来,警方不断发现有人通过网络社交平台,散播仇恨言论和虚假资讯,以此分化社会、加深敌意,并煽动暴力,鼓励不守法行为。

警方近期锁定“开挂之达人”这一频道,该频道鼓吹向持不同意见的人士使用暴力,教授如何制造汽油弹、氢气弹、镪水弹(硫酸弹),以及纵火、占领道路、阻塞铁路、攻击警方等,并呼吁锻炼身体准备作战。

莫俊杰称,“开挂之达人”频道具有大量“煽动性违法信息”,警方会予以关闭,同时研究拥有该频道的32岁男子有无干犯其他罪行,包括违反香港高等法院去年颁发的一系列禁制令而触犯“藐视法庭罪”。

港警表示,目前案件仍在调查中,“但已有足够的证据表示该男子曾有煽动暴力的言论”。警方强调,任何曾在“开挂之达人”频道参与煽动暴力讨论的人士,皆干犯煽动罪。



港府:绝不姑息、绝不容忍违反检疫令者

自3月19日,即上周二起,港府对海外抵港人士施行“强制隔离”。截至周六,警方共截获超过70人违反检疫令,并已悉数送至检疫中心。
香港政务司司长张建宗,周日撰写网志中称,有违反检疫令者擅自离开检疫地点,例如到餐厅用膳和商店购物。他表示,此举行为自私及不负责任,会置整个社会的防疫安危于不顾,应予以谴责,若社区爆发传播,情况将会一发不可收拾。

张建宗强调,政府绝不姑息且绝不容忍违反检疫令的人士,“一经定罪,最高可判处监禁六个月,并罚款港币25000元”。

他表示,警方接获市民举报或经由电子手环检查系统发现有人涉嫌违反检疫令后,会迅速调查,一经搜获就会将相关人士送往检疫中心予以禁闭,而对于证据充分的个案,政府会提出检控。

香港食物及卫生局局长陈肇始当天也撰写网志称,“香港目前面对病毒从海外传入的威胁极大,强调政府会采取严厉的监察措施”。

她呼吁居家隔离者必须严格遵守检疫令的要求,而在3月19日前抵港,因此不需强制隔离的人士,陈肇始吁也他们不能掉以轻心,应同样自行在家隔离。

“限客令”与“谭仔话”

有的时候,惊心动魄的新闻看多了,偶尔也会忘了香港是一座烟火气息浓浓的城市,如同所有的城市,暴力与罪恶终归只是其一面罢了。在此前的汽油弹和当前的疫情之下,平凡的人们加紧脚步,依旧为生活而奔波。

自周六晚上6时起,香港餐饮业开始执行“限客令”。所有持牌的酒楼、餐厅、咖啡店及酒吧等店铺,最多可接待其提供座位数量一半的客人,而台位之间间距至少1.5米,且每台不可多于4人同时用餐,以免食客出现近距离交叉感染。

此外,顾客入店前需测量体温,而店铺则需提供消毒洗手液供消费者使用。除进食时外,店内所有食客和工作人员必须佩戴口罩

有港媒探访“谭仔三哥云南米线”,发现店内共有80余座位,在“限客令”下,只能招待40人。部分台凳已被移至一旁,还有店员在餐桌上贴上红色胶带,示意每台最多只能坐两人。

在被问到“限客令”会否影响店内示意时,有店员表示,最近堂食惨淡,但是多了很多人叫外卖,所以整体还不错。

“谭仔三哥云南米线”是香港知名的云南米线专卖店,此前称为“谭仔云南米线”,后因创始人拆分,遂独立成一品牌。

该店主打以相对便宜的价格提供一碗充实的米线,温暖了很多初到香港而吃不惯当地食物的内地人的胃和心。

该店另一大特色在于,其员工也多为来港时日尚短的内地移民,十有八九乡音未改,说着带有家乡口音的广东话,但倒也不影响沟通,久而久之还形成了谭仔云南米线独具特色的语言体系,被当地人称为“谭仔话”。

而香港本地食客也习惯了“谭仔话”,甚至觉得十分有趣,并将其融入香港社会的文化梗之中。

上图即为港人自娱做的部分“谭仔话”对照表:

“勿演”即“墨丸(墨鱼丸)”;

“懒郁”即“腩肉(猪腩肉)”;

“佳肉”即“鸡肉”;

“抓胶牙”即“韭菜银芽(韭菜和绿豆芽)”;

“之润”即“猪膶(猪肝)”;

“畜生”即“竹笙”;

“冻链茶”即“冻柠茶”;

“麻辣实小喇”即“麻辣十小辣”;

最后“冻忍加山蚊”则是“冻饮加三蚊(三元)”。

某种程度上,“谭仔话”类似于内地在前后鼻音、平翘舌和多种普通话发音上的打趣,比如“不样钓鱼(不让钓鱼)”,“老来来喝流来(老奶奶喝牛奶)”,以及最为经典的“H/F不分(福尔摩斯实际上叫赫尔摩斯)”。

但在香港,“谭仔话”更有另一层象征意义,即内地新移民融入香港社会的努力,“即便有口音和文化障碍,也毫不气馁地工作”,被香港本地人视为“狮子山精神”在内地人身上的延伸,为他们所尊重。

而这其实也是“谭仔话”最终融入香港社会文化之中的原因。内地人也好,香港人也罢,无论表面上有着怎样语言或文化上的区隔,但说到底,我们都只是追求幸福的普通人。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kgula.com/article/2739449.html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http://www.kgula.com/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