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口哨再次吹起!大家做最坏的打算吧!潘多拉盒子就这样被打开,全球性的灾难也许才刚开始

口哨再次吹起!大家做最坏的打算吧!潘多拉盒子就这样被打开,全球性的灾难也许才刚开始

​就在国人暗暗庆幸新冠肺炎疫情稍稍过去,可以缓过劲来操持下步复工自救时,一个灾难性的消息传来:


一艘叫“威士特丹号”的邮轮,载有1455名乘客和802名乘务人员。船上游客来自3大洲的7个国家和地区,分别是650名美国人、271名加拿大人、127名英国人、91名荷兰人、79名澳大利亚、57名德国人、30名中国大陆和香港人。1月16日,威士特丹号从新加坡出发,原定于2月15日到达日本横滨港,但日本、菲律宾、泰国等5国,因担心可能会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而将其拒之门外。于是威士特丹号开启了长达数日的“海上流浪记”~~


在海上漂了数天后,被多个国家和地区拒绝靠岸的“流浪邮轮”威士特丹号有幸被柬埔寨允许靠岸。然而,柬埔寨不仅不做任何防护,而且还允许游客直接下船各回各家。现在已有2200多人下船,其中1254人已离开柬埔寨,至于都去哪了,不知道!


其中一名83岁的美国籍女乘客,从威士特丹号下船后,从柬埔寨入境马来西亚吉隆坡时,被确诊新冠肺炎阳性!


以下图文来自【北美城市君】


川普特表感谢

船上有650名美国人

“威士特丹号”邮轮,由全球最大的邮轮集团美国嘉年华邮轮公司(Carnival Cruise Lines)运营。

该邮轮载有1455名乘客和802名乘务人员,于1月16日从新加坡出发,原定于2月15日到达日本横滨港。

被困在海上数日后,日本、菲律宾、泰国等5个国家,因担心可能会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乘客而将其拒之门外。


于是“威士特丹号”开启了长达数日的“海上流浪记”~~



就在这时!

柬埔寨总理发来了一条改写命运的消息——

来吧,来吧,相约寨寨。

上周五,美国时间2月15日,柬埔寨终于慷慨接纳了这艘“威士特丹”号(MS Westerdam)停靠。



由于船上有650名美国人,川普还特发感谢信,感谢柬埔寨政府这一有勇气的做法


船上自由活动High不停

柬埔寨“无口罩”热情招待


和在日本横滨海岸的隔离期间,发现有数百名受感染的乘客的“钻石公主”号邮轮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这艘船在停靠后,“幸运”的没有发现一例感染病例。


所有船上的人并没有被隔离,每个人在船上都可自由行动,商店和餐厅都开放,各种娱乐节目也在照旧似乎完全忘了还有新冠肺炎这回事儿~



周六,柬埔寨卫生官员在西哈努克维尔港对,船上的乘客进行了检查,1010名无明显发热等症状的旅客被允许下船。




下船后他们大部分选择直接飞往首都金边,再从金边返回各自最终目的地。



为了让“威士特丹”号上的乘客感受到来自柬埔寨的爱、温暖和诚意,柬埔寨首相洪森还亲自到西哈努克港,迎接没有戴着口罩首批下船的乘客。



终于停止漂泊,感觉到达人生巅峰~~!



首相洪森甚至也在无口罩的状态下,同他们握手、拥抱,献上鲜花



漂泊数日不容易,让我来给你一个爱的抱抱~



然而,这样的规格接待,柬埔寨政府依然觉得不够。

毕竟机会难得,一下子来了这么多来自世界各地的外客,是免费推广柬埔寨旅游的好机会


“有头脑”的首相洪森在Facebook上发文称,目前约有500名游客,下船后被柬埔寨政府安排在金边的一家豪华酒店内,“逛逛城市,比待在令人感到无聊或害怕的旅馆房间更好”,于是洪森还贴心的建议当地官员,带着这些乘客来个周边几日游

甚至打算为这批游客举办一次大型宴会,邀请乘客所属国家的各国外交官出席。


凉凉!

下船后才发现一例确诊

病毒或已旅行千里了...


但是High过之后,他们似乎忘了最重要的一点:

新冠肺炎的“潜伏期最长14天(24天)”以及“无症状感染”这回事儿。


虽然据柬埔寨官方说,目前允许下船的都是“无明显发热症状的”的乘客。


但转折来的就是这么突然!



一名83岁美国籍女乘客,在15日,从威士特丹”号邮轮下船后,从柬埔寨入境马来西亚吉隆坡时,被确诊感染新冠肺炎阳性,随后被送往医院紧急隔离!


她也是被柬埔寨当地政府热情招待的一员,在此之前,她曾在金边闲逛,算下来一路去了2个国家,至少3个城市。

从目前的官方声明中,尚无法得知这位美国女性的身上的病毒从而来,也无法得知已经感染了多久。


日本钻石号邮轮疫情,开始于一位80岁中国香港男性乘客,上船后,他先后在船上蒸了桑拿,还来到餐厅里用餐。102名与香港老人接触过的人中,已有20人被感染。确诊比例高达20%!

根据最新消息,目前日本钻石号邮轮上确诊人数,已经高达454人!


(日本钻石号邮轮内景)


从前车之鉴来看,这一人感染,或许只是邮轮上被感染的冰上一角!

而且,“威士特丹”号(MS Westerdam)还是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



柬埔寨当局表示,现在已有2200多名乘客下了船,其中1254人已离开柬埔寨,至于都去哪了,

不知道...

他们可能回国,可能继续去度假,中途还会经过哪些机场,哪些国家,

这些都不知道~


当时和她同班机的还有其他145名,飞往世界各地的乘客.......

这比起在邮轮上就发现确诊,更加让人紧张,

因为病毒可能已经旅行几千公里了,还毫无头绪可查!


让人揪心的是,这艘船上游客来自3大洲,7个国家和地区:

650名美国人

271名加拿大人

127名英国人

91名荷兰人

79名大利亚人

57名德国人

中国大陆和香港30人


其中,美国游客最多。他们已经陆续下船,现在或许已经到了美国各州,加州、纽约等地,因无法定位他们的具体位置,当局根本找不到他们的人,更别提隔离了。

或许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被感染了,还有着交叉感染的嫌疑......

换句话说,这就相当于往这些国家,投放了几颗可能随时爆炸的“病毒炸弹”!



细想当时美国撤侨包机,也是在登机前对所有乘客做了检测,阴性的情况下才允许登机,但依然在后续发现了几例确诊病例。

除此之外,自1月中旬以来,CDC监测到有30000多人从中国抵达美国,对于这些人,美国方面并没有做详细检测

目前卫生官员要求这些人对自己的身体状况进行自我监测,并限制其户外活动。


所以,未来几日,美国新增确诊病患的可能性,依然很大。

或许如CDC预测:

“在将来某一时段,我们很有可能看到新冠状病毒在美国,或其他国家社区的爆发。”



以下图文来自【科学松鼠会】


SARS病毒的2003之旅:动物、酒店与飞机


奇怪的“流感”


对广州而言,2002年到2003年的冬天是个典型的暖冬。再回头看,那其实是个普通的冬天,天气暖,却不突出,唯一的天气异常是,2002年12月19日那天,在香港发生了一次大雷暴,那是自1967年开始有雷暴预警系统以来,首次在12月份发出雷暴警告。


图片来源:pixabay


雷暴发生前,12月15日,35岁的广东人黄杏初被送入到了广东省河源市人民医院内科病区,症状为:高热、咳嗽、呼吸困难。两天后,医院收治了与黄症状相似的病人郭仕程。入医院之前,黄曾在深圳担任厨师,郭是一位出租车司机。使用了各种退热方法和抗生素后,两人的病情并无起色,由当时的当班医生叶钧强陪同,两人被迅速送往广州进行救治,黄被送往了广州陆军总医院,郭则被送往广州呼吸疾病研究所。很快,与两人接触过的8位医护人员开始发病,第一个确诊染病的正是接诊两人的医生叶钧强。


广东省内开始接连出现这类病例,资料显示,截止1月20日,仅中山一地,已发现28名此类病人。这些病人的特征,头疼、高烧、畏冷、持续并严重的咳嗽,有血痰,双肺部炎症呈弥漫性渗出,阴影占据整个肺部,使用各种抗生素均不见效。1月21日,与广东省卫生厅派出的专家组一道,广州呼吸疾病研究所的所长钟南山起草了一份《中山市不明原因肺炎调查报告》,报告中,这次的“怪病”被命名为“非典型性肺炎”,简称:非典。


图片来源:sohu.com


2003年的春节是2月1日。春节前,民间开始流传广东出现怪病的一些流言,在流言中,“怪病”被描述作:潜伏期短,当天发病;传染性强,打个照面都能传染;病发时呼吸衰竭,无药可救。然而,随着怪病的消息被传得越来越离谱,它也显得越来越不像是真的,而媒体们也只是很隐讳地表示:今年春节要特别注意“流感”。


这些关于“流感”的消息起到了作用,在那一年的春节,南中国掀起了一股抢购食醋的风潮,据说,熏醋是应对流感的好办法,有了这个好办法,人们就放心地回家过年了。


超级传播者


年二十九,因为高烧和咳嗽的症状,海鲜商人周作芬住进了中山大学附属第二医院,没有人知道他是从哪里传染上了这种病毒,就像没有人能预料到,这个病人会成为本次非典疫情中一个毒王级的“超级传播者”


在中山二院,周作芬停留了两天,把病毒传给了30多名医务人员。之后,他被转入了中山三院,在救护车上,两名医生、两名护士和一名司机也被传染。在中山三院,周作芬传染了大约20多名医务人员,整个医院的传染病区几乎因为他而陷入瘫痪。之后,周又被转入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那是一所专业的传染病医院,在那里,周病愈出院。不过,事情并没有到此结束。


2月15日,中山二院的一位64岁的刘姓医生接到一个电话邀请,邀请他参加一个侄子将在香港举行的婚礼。当时,刘的很多同事已经病倒,但他本人只是觉得有些不适,他不想放过这个婚礼,也许,他还想趁机拜访一下香港的几个著名学者,跟他们讨论一下最近碰到的这种“怪病”。


2月21日,坐了三小时大巴,刘医生和夫人到达香港,当晚,他们入住了位于九龙窝打老道75号的三星级酒店九龙维景酒店,房间号911,从这个房间到电梯需要经过一条长长的走廊。


当晚,几件在疫情传播中非常关键的事情发生了。刘医生发病了,高烧、咳嗽、喷嚏,在九楼的走廊上呕吐。第二天,刘医生离开了酒店,住进了附近的香港医院,3月4日,刘医生医治无效死亡,不过,他住过的酒店已经成了一个疫病向全球传播的最大中转站。在那里,病原至少被传给了16位酒店住客,并由这些人把疫病扩散到了全球。


作为中转站的酒店


以九龙维景酒店为开端的第一条传播路线是经由一位78岁的加拿大老太太。她住在隔壁的904房间,与刘医生一样,也是2月21日入住。也许她与刘医生乘过一架电梯,也许他们在楼道碰过面,不过更有可能的是,在那个时间和地点,他们并未谋面,是空气把病原带给了她。


九龙维景酒店 | 图片来源:Ctrip


第三天,老太太坐上了飞往多伦多的班机,把这种怪病带上了北美大陆。一周后,老奶奶和他儿子去世,怪病开始在两人接受过治疗的医院传播。一位在当地工作的菲律宾护工感染了这种病,之后,这位女护工坐飞机回家度过她的复活节假期,把病毒带到了菲律宾,怪病又回到了亚洲。


两个来港购物度假的新加坡女孩住在938房间。2月25日,其中的一个女孩Mok开始发烧,她们没有在意,还是回到了新加坡。3月1日,Mok住进了医院;之后,她那位同行的朋友住进了另一家医院;然后,Mok的父母、与她接触过的牧师、奶奶、舅舅相继住院,然后是4位护理过她的护士;之后,新加坡的N95口罩陷入了短缺,售价也从2美金涨到了8美金。最终,在新加坡,有36人在这场疫病中丧生,死者包括Mok的父母、牧师、舅舅,Mok活了下来。

病毒可以利用全球密布的航线进行扩散 | 图片来源:humanosphere.org


一位美国商人当时也在酒店,他回到了越南河内,也把疾病带到了那里。从这个病人身上,取样的意大利籍的病毒专家卡洛•乌尔巴尼染病,3月29日,乌尔巴尼去世。作为一个WHO专家,乌尔巴尼的死几乎是向WHO进一步确认了这场疫情的特征——高传染性、高死亡率,在医院多发,可乘坐飞机扩散。


3月12日,世界卫生组织(WHO)发布了关于一种不明原因的传染性肺炎的警告,描述了在越南和香港发生的非典型性肺炎。3月15日, WHO将这种疾病命名为“严重急性呼吸综合症”(SARS)——与大部分根据病因命名的疾病不同,这只是一个依据症状进行的命名,因为我们对这种疾病的病因知道得实在太少了。


3月15日中午,一艘国航班机CA112从从香港起飞到北京,飞行时间为3小时左右,机上载有120人,其中一人正发着高烧,咳嗽得很厉害。通过这架飞机,22位乘客和两名空姐染病,这些人又把疾病传播给了大约400多名医护人员和看护的家属。这架波音737客机,无意间成了非典进入北京的一条重要途径。在北京,因为一些原因,病毒以医院为基地进行传播,成了一场真正的噩梦。


SARS传播路径 | 图片来源:Nature Medicine


六周内,只需坐几次飞机,疫病到达了加拿大、新加坡、越南、泰国、菲律宾……绕着半个地球几乎打了个来回,并使北京代替广州成了疫情的中心。


一艘属于美国邮轮公司的

终点却是在日本的“流浪船”

在柬埔寨好心接纳后

却因毫无经验和狂妄自信

造成现在的混乱局面

这锅究竟谁来背?


口哨再次吹起,警报再次拉响!



来源:特色关注、最新法律适用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kgula.com/article/2528830.html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http://www.kgula.com/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