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 > 为什么日本政府消极对待疫情?

为什么日本政府消极对待疫情?

现在,日本新冠病毒感染者人数的银牌已经被韩国抢走了。看这个情况,铜牌被伊朗抢走也只是时间问题。不完全是因为日本真的就感染了这么多人,而是因为日本总共就核酸检测了5000人的样子。

为什么日本新冠核酸检测人数偏少?其实也不(完全)是政府故意隐瞒,还有别的原因。

下面内容是翻译自一篇某县传染病防治科的人于2月23日写的文章。

根据日本的传染病法,日本国境内对于指定传染病的病原体检查是交给各都道府县的卫生环境研究所(下面简称卫研)进行的(国外来的是检疫所管的事,这里就不说明了),保健所是其对外的窗口。

前线也知道把那些有问题的都彻查到底能捕捉到更多患者,但如果不把检测对象画一条线去掉一部分,从物理上就测不完。

我们得从可能性较高的群体开始数,根据能测完的数量划这么一条线,这条线就是现在的检测标准。

对新冠的核酸检查流程是:

1、医疗机构的医师向保健所通报疑似病例,或保健所在密切接触者/疫区回国者的医学观察中发现症状。

2、保健所联系卫研实施检查。

3、保健所要求医疗机构提供检体,如痰液等。

4、保健所职员从医疗机关取得检体,送至卫研。同时要求疑似病例为防止感染扩大而自我隔离(自愿)。

5、卫研使用实时PCR进行核酸检测,从检体送达到出结果需要3-4小时。

6、如果结果为阴性,就到此为止。如果是阳性,则对患者以都道府县知事的名义进行住院劝告(如果患者拒绝劝告,则进行强制住院处理)。同时对异议申告手续以及医疗费公费负担制度进行相关解释说明。

7、保健所将患者移送至第二类传染病定点医疗机构(不使用消防部门的救护车,而是使用保健所的传染病移送车),办理住院手续。

现在日本的核酸检测条件大家都有所耳闻,涉鄂浙人员/密切接触者/发烧4天以上/呼吸困难等等。有时候也有医师上报不满足条件的病例上来,作为都道府县只能根据上面的通知来判断,卫研是否进行行政检查,完全由都道府县决定。满足条件的一定能接受检测,如果超出条件,如果没有时间或人力进行上述流程,检测就会被拒绝。

目前日本尚无新冠快速检测试剂盒,直接取血检测抗体之类尚不可能,只能依赖于一台价值数百万日元、不少卫研只有2-4台的实时PCR装置。

而且,除了新冠,还有其他的指定传染病需要检查,新冠疫情大大加重了保健所和卫研职员的工作负担。

由于卫研的检测能力已经接近极限(每天三位数例的检测可能就超过极限了),相关部门原本准备付费让民间的检测机构进行检测,但因找不到一家运输公司能承担检体的空运业务而放弃。县里面不可能强迫民间企业来运输,国家也不可能。

传染病科现在很忙。事情一大堆,保健所-县厅-厚劳省之间的日常公文联络、向媒体投稿、开记者会和接媒体电话、制作相应措施的预算资料提交给县财政科、制作县议会上用的相关新冠疫情的答辩资料和预定答辩时间、当医院打来电话“前线口罩不足,请县里想点办法”的时候一边表达同情一边答复“现在批发商那里也都没货,没办法对不起“、每天接无数县民打来的电话(“我有验方可治病毒,请诸位静听”、“我们县不应该把注意力放在别的么子七里八里的东西上,应该在新冠防控上加强措施”,“么子时候疫情能结束,下周去哪里哪里旅游冒得问题吧”,“县知事有点保吧,和似现在还不停止人员聚集活动咯” 等等)、与其他相关部门(检疫所、县警、自卫队、美军基地、市町村役所、县厅内相关各科)联络并交换信息,碰到新情况去问其他县的相关负责人,把厚劳省和内阁府的新通知和事务联络等等往下发、处理上述主管部门交下来的任务......把这些全整完之后才能搞日常业务,每天都得干到深夜,1月开始所有的休日都得加班。

都道府县的传染病部门,不管是派到下面的还是坐办公室的,都是按照平时没有发生一类二类传染病的情况下做的人员配置(其他部门也是一样,都以行政改革名义把人员精简到以加班为前提的程度),县厅根本没有战时机动的预备战力(就算有,专业不对口、没相关经验的配置了也没用)。平时就有像补助金业务之类不得不加班的业务量,再加上新冠肺炎疫情,已经接近极限了。不出一个月,肯定有些职员要崩溃。

估计快到得从紧急机制转换到持续性应对机制(感染扩大已经不可阻止,一般患者先当感冒治,对老人或者慢性病等高危群体再积极应对)的阶段了。

追加

由于现在委托了民间的呼叫中心,接电话的事情少多了。呼叫中心的费用由国家那边给补助金。但是反过来现在还是要应对议会方面,还是很累。以前那些电话里嬲娘的、“叫知事滚出来”的,基本上都是高龄男性。这是啥事呢。

虽然都道府县购置新的PCR装置的费用,国家可以包一半,但条件是本财年以内(3月底之前)就必须到货,因此基本上是不能指望的。

因为事业预算也用完了,要买新PCR还要向县议会提交预算修正案,表决通过之后,为了公平采购,要搞国际招投标,要有人中标,最后才能下单签合同。到货的时候,还能剩多少时间?没了。

看上去只能到来年度预算的4月之后才能走流程,到时候疫情估计都快过去了!

何似打电话的“县民”讲长沙话咯?嗯拿噶莫笑,我是一直想象长沙就是湖南的东京都,湘潭就是湖南的神奈川县,株洲就是湖南的千叶县,岳阳就是湖南的琦玉县。


不传谣、不信谣。做好防护,发烧了一定要请假休息,该去看的时候还是要去看。


战胜病毒的不仅是精神,更是支持治疗,是呼吸机和ECMO。


医生没有口罩戴,也不能逼迫市民出门去公共场所不戴口罩。




战后日本的政治制度有一个特点,强化的“地方自治”。国家有参众两院,都道府县有自己的议会,市町村还有自己的议会。当然,中国在理论上也是如此。

但是,日本的议员可以属于互相竞争的党派。这样就完全可以出现,国家的执政党和地方的行政长官所属的党(也可以说叫执政党了)不是一党的现象。甚至连宫本(代代木)修正主义目前都能在5个市町村执政。

这样就使得哪怕是中央推出的政策,也不一定能完全得到地方的配合。

当然有时候刀架到脖子上的时候,地方就没办法了。比如说,“钻石公主”号的确诊病例的运输、县外转移,各种医疗物资调配等,最终都是神奈川县自己完成的。


这就是这两天安倍政权提出的防控方案中,像发热患者停工停课停止外出、停止一切聚众活动、在重疫区广范围控制外出、轻(感冒)症状患者的居家隔离、对老人/慢性病人的电话开处方等具体措施中,充满了诸如“呼吁”、“检讨”、“请求”、“合作”等词汇的原因,因为自上而下地采取强制措施难度很大。

这个方案说了要将新冠患者从目前仅为定点医院接收,改为逐步放开一般医疗机构接收。但是却完全没讲怎么确保医疗物资供应和医务人员的调配,更没讲提高床位数。当然,至于交通管制、学校停课等,这个草案更是只字未提。

这样下去,在重疫区,以后可能出现,轻症在家隔离变重症,重症患者辗转多地找床位,甚至在家等死的情况。当然,在家等死的多了,床位反而就没那么紧张了;但没确诊就病死的,最后不算在统计数据内,也很正常。

日本政府还在赌这个病不会出现大量轻症患者转为重症,还在赌自己的隔离床位、呼吸机和ECMO够多,口罩、护目镜、防护服够用,还在赌自己的法匹拉韦和洋大人的瑞德西韦能有特效。

关注我,医学小问题,在线解答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kgula.com/article/2528626.html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http://www.kgula.com/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