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古人的蝗灾奋斗史:面对蝗虫,老祖宗都怎么办

古人的蝗灾奋斗史:面对蝗虫,老祖宗都怎么办

金鼠迎祥,春回大地,正是积雪消融,万物复苏的时节。可这新一年的起始,国人却着实承受了太多:新冠病毒令我们谈蝙蝠而色变,而另外一位卖相同样不太漂亮的客人——蝗虫,正从东非铺天盖地向世界各地进击。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的判断,本次非洲蝗灾规模之大,是二十五年一遇。

当然,综合了气温、季风和地理屏障等因素进行考量后,专家们得出结论——我国不会受蝗灾的波及——总算给群众吃了一颗定心丸。须知一平方公里的蝗群,一天就能密西掉三万多人的口粮,如果未能及时有效应对,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回顾上下五千年,华夏先人们就没有今天的我们这么幸运了。展开历史的画卷,无论是刘汉李唐、赵宋朱明,还是那些有枪就是草头王的乱世,老祖宗与蝗灾斗争的历史从未中止过。可以想象,对我们这个以农业为核心产业的古老民族来说,防治蝗灾对于百姓的生存和繁衍,是何等的重要。

01

早在先秦时期,古书中便有了关于蝗虫的记载。诗经《国风·周南》篇中写到:“螽斯羽,诜诜兮。宜尔子孙,振振兮。”意思是:“螽斯张开翅膀,群集低飞啊,你的子孙多又多,家族正兴旺啊。”“螽斯”是蝗虫的古称,想来作者是借着蝗虫起兴,祈祷多子多福。可蝗虫不仅不会带来子嗣,反而会让你饿得断子绝孙。

在技术落后的两千多年前,村民们面对蝗灾时多是用竹竿撑起七八尺长的白布,在顺风方向去三面追逐蝗虫。将蝗群赶到某个区域后,大家伙儿再一拥而上,跟害虫来个肉搏战;又或者是将蝗虫引入大坑中,进行集中填埋。最有用的法子是点燃篝火,吸引蝗虫集合,然后将其集体烧死。同样在《诗经》中,也有“秉被蟊贼,以付炎火”等诗句,印证了这种土法古已有之。

两汉的皇帝将应对蝗灾的重点放在了灾后重建工作上。直接发放粮食,是稳定灾民最直接的办法。汉文帝曾在灾后下令诸侯无需入贡,同时“发仓庾以振民”。汉武帝在位的五十五年中,一共发生过有记录的自然灾害四十三次,其中包括十一次蝗灾。发生着灾荒,武帝却还能连年征战,帝国又能稳如泰山,究其原因,就在于武帝实施了各种救灾政策。建元六年,蝗灾席卷全国,武帝下诏“罢苑马,以赐贫民”,将朝廷养马的牧场给予百姓使用,等于是创设条件令百姓得以自救。

02

您可能会问了,汉朝这些皇帝与其想法子赈济灾民,为什么不设法改进治理蝗灾的技术呢?事实上,受董仲舒的影响,无论朝堂还是民间,两汉乃至魏晋的人们普遍信奉着“天人感应”的学说,认为无论水灾旱灾,还是蝗虫瘟疫,之所以会肆虐人间,都是因人事而起。因此蝗灾发生后,皇帝会主动下罪己诏,请求蝗神原谅;而民间则第一时间架起祭坛,焚香祷告,祈求蝗虫远离庄稼。这种在今天看来可笑又可悲的观念,却是那个时代的权威和正统。

玄武门之变后,李世民坐上龙椅,正想着好好整顿这三百年来分裂的世间,不想贞观二年,京师大旱,一场蝗灾随之袭来。太宗心里这个气呀:朕宵衣旰食,起早贪黑,每天还要忍受魏征这些诤臣的毒舌,不就是为了让百姓过上好日子?难道朕这样的德行,还要受上天的惩罚?

于是著名的一幕出现了,太宗到田中视察禾苗遭灾的情况,顺手抓住几只蝗虫说:“人靠吃粮食活命,如今粮食被你们吃了,害惨了我的百姓,那朕就吃你们,让你们不能再作恶!”说着就将这些恶心吧啦的虫子活吞入腹——既没有火烤,也没有蘸酱,而是生吃!个中滋味,实在难以想象。

03

咱且不说李世民这一出,有多少作秀的成分,可的确是将几百年来被奉为神明的蝗虫转换成了高蛋白食品,令其跌落神坛。什么天人感应,什么蝗神,统统见鬼去吧!只不过,想打破百姓根深蒂固的迷信思想并非易事,一百多年后的唐玄宗时期,宰相姚崇在治理蝗灾时又和玄宗来了一出“吃虫子”,而且不是生吃,是油炸。但效果同样不错:大唐子民在姚宰相的指挥下,运用明火诱杀和挖坑填埋等方法,灭掉了一批又一批的蝗虫,这才有了开元年间“小邑犹藏万家室”的盛世景象。

真正令捕蝗治蝗步入正轨的,是两宋时期。

宋神宗时,有了《除殄蝗虫种子法》,南宋孝宗则颁布了《诸州官捕蝗之罚》等。根据孝宗年间的记载,十年春正月丁丑这一日,皇帝曾命州县掘蝗。所谓“掘蝗”,其实就是挖掘虫卵,从根本上杜绝蝗灾发生的可能。据《治蝗全法》所载,凡是蝗虫虫卵滋生的地方,地上都会有无数像蜂巢一样的小孔,必须果断挖土加以铲除。百姓不仅有掘蝗之责,而且对于发现了蝗虫飞落,而隐蔽不言的人,还要遭到杖责一百的刑罚。可见,宋代的蝗灾治理已经有了法律的依据,而灭蝗的思想也从“治灾”上升到了“防灾”的层面上,有了长足的进步。

可这种单纯依靠肉眼遍地寻找虫卵的方法,累断腿,效率低,而且总有疏漏之处,往往还是断绝不了翌年蝗灾爆发的可能。到了元明两朝,百姓们渐渐明白了一个道理:与找虫卵相比,种地其实更能杜绝蝗灾的隐患。

04

这里所说的“种地”不同于单纯种植小麦谷子等庄稼,而是在垦荒后种上芋桑等作物。人们发现,滋生蝗虫的地区,往往都是涸泽密布,因此必须将这些荒地改造成农田,同时又种植绿豆、豌豆等蝗虫不吃的植物,一旦蝗灾爆发,这些豆子还能成为备荒的口粮。

明代徐光启《农政全书》中更进一步介绍到:田间杂草往往是害虫越冬和生息的场所,因此冬季农闲时节铲除杂草草根,能够有效起到除蝗的作用。农谚有言:“若要来年害虫少,冬天除去田边草”,正是这个道理。随着《农政全书》享誉全世界,这种垦荒种植除草治蝗的思想,也深深影响了西方近代病虫害防治的研究。

到了民国及新中国成立后,化学、气象学等多个学科的进步,令我国治蝗技术的发展一日千里。回看从古至今历代治蝗救灾的历史,不乏许多愚昧的思想和低效的措施,但也正是以此为基础,我们的祖先才能不断求索,寻找捷径。有人说,灾难是进步的启明之星,我想无论对于个人还是国家,都是同样的道理。

策划:鱼羊史记 监制:鱼公子

撰文:琴剑霜月 制作:吃硬盘吧、发达蚊

本作品版权归「鱼羊史记」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侵权必究。欢迎转发朋友圈。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kgula.com/article/2528612.html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http://www.kgula.com/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