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游 > 一个由水手创建的艺术老街,如今成为阿根廷的打卡胜地

一个由水手创建的艺术老街,如今成为阿根廷的打卡胜地

从埃尔卡拉法特回到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后,老于就先回美国了,剩下我一人就没有再租车,一来首都人多车流大,比北京的堵车好不了多少,二来在一座陌生的城市里,我喜欢的旅游方式是步行加出租,步行去,出租回,我以为步行才是了解一座城市的最好方式,而坐出租回酒店极大地节省了我的体力。

我选择了方尖碑旁边的酒店,它也是我找回酒店的标识。

为此我在Booking网上特意预订了市中心的酒店,就在著名的方尖碑旁边,住在这里的好处是,大部分要去的地方,都在我徒步可以到达的路程内。比如那个网红打卡地——雅典人书店,徒步两公里多就到了,我利用在酒店等候入住的那点儿时间里,用手机导航就溜达过去了。

用手机拍了一张雅典人书店的全景图,因为相机存在了酒店前台。

雅典人书店是个歌剧院改造的书店,舞台变成了咖啡坐,四周包厢的位置,也都设计成了书架,配着古色古香的古老建筑,与其说是书店,倒更像是个有历史积淀的大学图书馆。了解一下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历史就知道,这座城市是整个南美地区的西班牙语出版中心,街上经常可以看到大大小小书店,在路边看书的人也不少,文化气息极其浓郁。

用徒步的方式游览一个城市,可以更近距离地接触普通市民的生活。

我给布宜诺斯艾利斯预留了两天游览时间,刚好是周六和周日。周六留给了博卡老街区,周日则留给了圣特尔莫周末古玩市场。

博卡旅游区附近的街道也很艺术。

说起来博卡区是布宜诺斯艾利斯比较穷的地方,这里靠近码头,历史上是水手等蓝领工人居住的区域,这些水手们把漆渔船后剩下的油漆带回家,一点不糟蹋,涂抹在自家的外墙上,久而久之这一代的老房子,就成了今天五彩缤纷的样子,一个个大色块,就像当代艺术家有意而为之的作品,也就成了游客们趋之若鹜的景点。

这就是博卡区五颜六色的房屋,旅游成了本地居民的重要收入。

类似的地方我还去过两个,一个在智利的瓦尔帕莱索,那儿的彩色房子是建在山坡上,也很好看。还有一个就是大家熟悉的蓝色小镇——摩洛哥的舍夫沙万,都属于这种无心插柳柳成荫的旅游名胜。它们这种无意中的成功,其实都是建立在已有的文化背景之上,如果今天为了搞旅游去机械地照搬,就属于东施效颦了。

我始终没看明白这些盛装的小狗在做什么?

说远了。博卡区除了彩色老房子是看点以外,还有一个卖点,球迷们一定早就知道了,就是足球。博卡青年队的主场就在老街区旁边。我路过那里时,在球场外面的一个练习场上,一些年轻人正顶着太阳在那踢球,一板一眼地踢得也很专业了。马拉多纳的故乡还真不是浪得虚名。

决定一个国家足球水平的前提条件,是孩子们的绿草坪有多少。

所以贩卖足球文化,也是这个老街区的主题旅游内容。在老街区路口,有个旅游纪念品店,二楼的窗户里,有个长得很像马拉多纳的塑像,他站在那儿看着熙熙攘攘的游客,这就是老街区第一网红打卡地了,如果你搜索博卡区的图片,一定会看到这个场景。

博卡区最网红的建筑。

博卡区的第三旅游主题就是探戈舞,其实整个布宜诺斯艾利斯都笼罩在探戈文化的氛围里。在闹市区的很多剧场里,每天都有探戈舞的演出,看演出的人还真不少。即使不进剧场,在街边也常有探戈舞表演,在你为他们精彩的表演鼓掌后,别忘了往地上的帽子里放进小费就行了。

餐吧里表演的探戈舞

有不少做了精心准备的游客,会去和演员们照相,当然不是普通的合影,而是在演员的指导下,摆出探戈舞姿的照片,下腰、踢腿、摆头,一招一式如果没练过,能做优美了还真不容易。所谓“精心准备”当然是指服装,如果您穿着短裤T恤,那八成就拍成卓别林了。

坐在老街露天酒吧喝上一杯实在是件美事儿。

在老街区的道路两旁,都是露天餐饮的地方,喝酒用餐随意,为了吸引客人,很多店门口也会有探戈舞演出,和酒吧雇乐队道理一样。

布宜诺斯艾利斯的街头,常见的探戈舞艺人表演。

在老街区溜溜达达,走走拍拍,已经下午两点多。忽然想起身上的钱恐怕已经不够回程打车了,忙去找外币兑换点。但转了一大圈也没发现,见到一个旅游服务店,类似那种提供一日游的小店,忙进去询问,里面的阿根廷美女听说我从北京来的,一句中文“你好”就把我们拉近了距离。她把我领到了路口,指着远处的一家商场,告诉我那里有换钱的地方。我忙千恩万谢一番。

一个不会忘记英雄的城市是令人尊重的。

但进了那家店,依然没有换钱的地方,再问,原来店里一个卖服装的小贩,可以为我换钱。他用计算器给我说了汇率,我在手机APP上一查,居然比当天的汇率还要便宜很多,当即同意了。告别的时候,他跟我说了日文的“撒有哦娜拉”,我笑说那是日文,他尴尬地忙对不起,让我教给他中文再见的说法。

享受着博卡区风情的游客,来自世界各地。

来阿根廷旅游10多天,遇见的当地人都非常厚道善良,无论是警察还是普通百姓,都很愿意帮助我们这些游客。不愉快的事情大约只有两件,一是从埃尔卡拉法特返程时,机场值机时无缘无故地要我们多交了3000多比索的行李托运费,两个人相当于350多人民币吧。关键是我们的行李并未超重,而且和来的时候是同一家航空公司,来的时候也没有这笔费用,显然这就有敲诈之嫌了。

布宜诺斯艾利斯到处都有供人放松休息的设施。

另一件不愉快的事情就是从圣特尔莫市场打车回酒店时,出租司机把我的500块真币换成了假币,在结账时,他说我的百元钱币是假的,硬从我手里抢走了500块,等我生气地追讨回来时,已经被换成了假币,回到酒店后我才发现。虽然500比索才不到人民币60块钱,但足以让布宜诺斯艾利斯这座有光辉历史的城市为之蒙羞了。

博卡区景区外面的老宅。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kgula.com/article/2513205.html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http://www.kgula.com/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