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宋代的花押:独特的签名方式,老百姓不识字也可以“花押”

宋代的花押:独特的签名方式,老百姓不识字也可以“花押”

在现代,不算是工作还是上学,拥有一个时髦且能代表自己风格的签名档,是一件非常有面子的事情,即可以彰显自己的个性,也可以保护自己的隐私,避免签名被别人模仿。

其实,在古代,个性奔放的古人也有自己的签名档,尤其是在宋朝时期,非常有名,还有专门的签字设计机构,当时不叫“签名”,叫做“花押”。

花押的形成和发展

说到我国最早的花押,其实在《韩非子》中都有所记载:

“田婴令官具押券,斗石参升之计。”这说明,在我国战国时期都已经有“押”的形式在文书中出现了。

而“花押”的最早记载是在唐朝,清叶昌炽《语石》中记载了这样一段话:

“唐 : 世民二字为太宗亲押, 此石刻有押之始。 ”

在当时,唐玄宗李世民还是秦王,但是有自己的签名,唐朝的“押”,主要以草书为主,在当时的史料中被称为是“五朵云”,形式上大方有寓意,而签名真正风靡和流行起来的是宋朝。

宋朝宫廷的花押

众所周知,宋朝商品经济高度发展,政治,经济,商业,文学等各领域百花齐放,在这期间,签名也取得了空前的发展和解放,从宫廷流行到了民间,甚至还有专门为文人们提供服务的“签名馆”。

宋朝的花押,不仅是彰显个性的好方式,也是代表着契约的真实性;

在《宋会要辑稿·官职二》中记载,文书必须要“先书押而后报行”,也就是说,要先写上自己的签名,才可以批准执行,有点类似于现代的企业高管签名。

除此之外,宋代的签名还需要一个人在签名的时候,旁边要有“内外诸司及诸府军监”,以防出现了疏漏。

宋朝的宰相在签署文字的时候,也需要画押签字,在《东轩笔录》卷二中,记载了这样的一个故事:

“钱僖公惟演自枢密使为使相,而恨不得为真宰。居常叹曰:‘使我得于黄纸尽处押一个字足矣。’亦竟不登此位。”

简单的来说,就是宰相在即将要颁布的诏书上签字画押,这是一件倍感光荣的事情

钱惟演生平没有坐过宰相之位,所以他对于宰相享有的“特权签字”是梦寐以求的,这也从侧面反映了宋代人对于花押的看重了。

在《水浒传》中,有这样的一个桥段很有意思。

梁山好汉晁盖,吴用等人在知道宋江在江州被定了死罪,又因为宋江之前对于梁山英雄有过“义释”的大恩,所以吴用设计要营救宋江。

他们截获了知府蔡九和蔡京的往来文书之后,找到了“圣手书生”萧让和善刻金石印记的“玉臂匠”金大坚来模仿蔡京的笔迹和“翰林蔡京”的图章。

这个桥段虽然是虚构的,但是足以看出,朝廷内外,每个人对于自己的花押是极其看重的,代表着自己的信用和认可,很多人想要伪造也是要花费很大精力的。

宋钦宗,宋徽宗的花押

值得一提的,宋朝的两位皇帝宋钦宗和宋徽宗父子可以一个“花押”的高手,宋徽宗在书法上的造诣是极高的,他首创了“瘦金体”这一类较为富贵的文体,刚劲有力,有金石的力量感,成为了流传至今的书法。

他的花押,被很多人称为“绝押”,他的作品上的花押一直都是用的御笔“天下一人”,很像松散的“天”字,又像是一个“开”字,其实就是“天下一人”这四个字一笔画出来的。

关于宋徽宗的花押,历史上有两种解释,第一种说法指的是自己位高权重,不管是政治上,还是书法上,都是真正的“天下第一”,无人能及;

第二种说法,被解释为“天水”的意思。

在西周之后,有了姓氏,而赵氏姓属于当时的天水郡,同时,当宋徽宗和宋钦宗二人当时在靖康之耻的时候被俘虏到了北方,宋徽宗于1135年死于五国城。

之后,金熙宗为了改善和南方的关系,追封宋徽宗为天水郡公,所以,他的花押中的“天下第一”指得是天水郡。

其实,这两种书法,各有各的道理,尚且没有历史证明哪一个才是对的,然而不可否认的是,宋徽宗的书法花押在当时是天下的一绝。

北宋时期民间的签名花押

在中国古代,流行趋势都是自上而下的,先朝廷后民间,比如宋朝的簪花传统,也是先由皇帝赏赐各位大臣而开启先河的,而后才流传到了民间,平民老百姓男子也可以簪花来彰显个性。

签名花押也是一样的。

在宋朝,受到上次官员的影响,平民老百姓们的花押也是生活所需。

在《洗冤集录》中有这样的记载:

“文状须是呼集邻保,对众供写,或不能书字,须令代写人,对众读示,亲押花字,其代写人及邻保亦须系书以为照证。”

如果你的个人权益受到了侵犯,你要去衙门起诉某人,那么也必须召集各位邻居,当着众人的面书写下来,如果不能或者是不会书写,那么也需要让别人代笔写下来,当众画押。

在当时,不是每一个人都要读书的条件,即使是民间很多不识字的老百姓们,也是可以利用自己的方式来进行画押签字的,比起朝廷的官员,民间的签字更有个性,也不易被模仿。

押字的盛行,在历朝历代都有其不同的方式存在着,虽然时代不同,押字也进行了很多次的变革和调整,然而它的社会效应则是不会发生变化的,在彰显个性的同时,也是每个人的信用背书。

参考文献:

1,《韩非子》

2,《宋会要辑稿·官职二》

3,吴钩《乡镇论坛》

4,《东轩笔录》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kgula.com/article/2155521.html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http://www.kgula.com/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