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日本当红女星吸毒被抓:从女明星到阶下囚,作死需要几步?

日本当红女星吸毒被抓:从女明星到阶下囚,作死需要几步?

33岁的日本女演员泽尻英龙华因为涉毒被捕入狱,震惊了日本娱乐圈。


尴尬的是,就在一个多月前,还有娱乐号写文高调赞美泽尻个性独特,屹立不倒,如今转眼就倒了。


还没开拍和刚刚开拍的影视剧现在都在忙着换角,已经拍完的面临下线,一票广告商在后面等着解约索赔,泽尻这次摊上的事,可比十年前的“黑脸门”严重多了。


吸毒是明星的死穴,没得洗。

鉴于日本对吸毒艺人同样零容忍的态度,泽尻英龙华很有可能成为下一个酒井法子。酒井法子现在有多凄惨呢?据说她已经沦落到去游船卖唱了。


不过泽尻比酒井法子更令人遗憾的是酒井出事前其实就已经过气了,泽尻却是85花里的中流砥柱,前途一片大好。她的扮相可清纯可妖艳,长期高居日本男性性幻想排行榜NO.1。


泽尻英龙华原名泽尻绘里香,是日法混血,一家人的颜值都很能打,少女时代和石原同台,直接把石原秒成路人。

这张动图让我想到了同样年少成名,曾经也是灵气逼人的郑爽:


19岁就凭借【一公升的眼泪】一炮而红,冲出日本,红遍全亚洲。泽尻在这部剧中几乎从头哭到尾,赚走了无数少男少女的眼泪。

青春少年样样红,泽尻当时有多受欢迎呢?放眼中国的同龄小花,加起来也没有她当年一个人在日本能打,就连随便玩票地发发单曲,都能立即拿到日本销量第一名。

如果你问泽尻当时的烦恼是什么,她大概分分钟甩你一个菲式微笑:

于是泽尻开始了第一次作死,2007年,在宣传电影【尘封笔记本】时,她全程黑脸。不能问题,问就是大白眼一翻:“没有”“不知道”“不了解”“没什么特别的”。


一时间,全日本舆论哗然。彼时的泽尻很像军旗装时代的赵薇和诈捐门之后的章子怡,惹怒了全世界,墙倒众人推,黑料满天飞。

这个局面是泽尻没想到的,道歉也没用,事业全面崩,连跟木村拓哉的合作也被取消了。但是泽尻索性放飞自我,跑去嫁给了比自己大二十几岁的编剧高城刚,还签了一份堪称娱乐圈最奇葩的婚前协议。

协议规定一个月只能发生5次夫妻关系,如果超过次数,丈夫每次需要支付给妻子50万日元,如果高城刚与其他女性约会时被发现,每次需要支付1000万日元,如果有进一步的关系,则应追加支付2000万日元。

如果两人离婚,泽尻可以拿走高城刚90%的财产,并且对孩子的亲权问题也由泽尻绘里香自己判断。


结局就是俩人第二年就吹了,离前撕了好几轮,但最后“和平”分手告终,谁也没给谁钱。

婚姻事业双失,摆在泽尻面前的是一道难题:清纯路线观众是肯定不买单了,转型就是必然。

为了坚定转型的信念,泽尻连名字都改了,她觉得“绘里香”听起来实在太软弱,于是改成了“英龙华”。

我发现明星,尤其是女明星,都特别相信改名转运这件事,一不火就赖名字没起好,连王菲这样以特立独行著称的女性都有过一段属于“王靖雯”的日子。

阿娇在艳照门之后也试过艰难转型,演了一堆无人问津的妖艳形象。她的好姐妹阿sa就更拼了,从雏妓到非分熟女,铁了心往脱脱脱的路上一去不回头,可惜同样得不到认可。

所以说泽尻真是老天爷强行赏饭吃,她凭借【狼狈】里整容上瘾的女明星莉莉子一角口碑爆了,拿奖无数,迅速又打开了自己的熟女市场。

之后的泽尻,演年轻母亲、恶女圣女全都得心应手,如果没有后面的负面,靠演技封神指日可待。可惜来之不易的翻盘机会,泽尻依然没有珍惜。

面对前辈小栗旬“不要吸毒”的劝告,她丝毫不以为然。几天后,警察在她的家里发现了摇头丸,泽尻自己承认,已经吸毒超过十年。

泽尻的故事先告一段落,她的堕落让我想到了另一个女明星,因卖假包而获刑的台湾著名前通告艺人丁小芹。

当年指望看康熙下饭的80、90后们对这个名字一定不陌生,刻薄如小S(昨天的文章)都对她青眼有加,称赞她有气质有品位。

这穿搭放在现在不能算多有品位,不过要是以当年的审美看,绝对是引领潮流的。


丁小芹的故事比泽尻还要一言难尽。

1999年,丁小芹发行了人生第一张专辑,和萧亚轩蔡依林站在了同一条起跑线上,或者说,她的起点还更高,因为她是作为小室哲哉的弟子出道的。

这张专辑卖得还不错,其中【如果我是男生】至今还有选手拿到选秀节目中演唱。同年12月,丁小芹就跟着出了自己的第二张专辑。

所以那段时间,丁小芹一直瞧不起蔡依林,觉得她形象土、个子矮、品位差。

可就是这样一个小个子的女孩,在后来的日子里,以她不可思议的爆发力和努力,坐到了台湾流行音乐天后的位置上。

而丁小芹在做什么呢?出了两张唱片她就累了,迷恋买各种名牌和谈恋爱。5566的队长孙协志和杨千嬅老公丁子高都曾是她的前任。

分手的原因,全都是对方父母坚决反对。虽说我们主张婚姻自由,但不得不说,父母的反对有时候真的有他们的道理,他们反对丁小芹的一个共同理由就是贪钱拜金,好吃懒做。



5566组合的老板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支持孙协志交女友,但第一个反对的就是丁小芹,甚至用了“不要脸”三个字来形容对方。


歌手这条路做不下去没关系,康熙来了的热播催生出一大批以跑通告为生的“通告艺人”。你说不出她们有什么作品,但天天在节目里也能混个眼熟。

丁小芹迅速在康熙迎来了自己事业的第二春,因为形象靓,打扮时尚而大受欢迎,成为了初代网红。

做网红也没什么不好,只要有流量就能变现。但丁小芹做网红也没认真过,2012年12月,她作为改造艺人的老师录制【今晚谁当家】,却迟到了近两个小时,等她到场时,制作方已经禁止她入场。

这件事没让丁小芹有半分悔意,相反,她觉得自己受了极大的委屈,在社交网站发帖称因为没后台而被欺侮到底。

结局就是被封杀,没有节目再愿意请她,连通告都越来越少了。本来,丁小芹还有家“精品店”,好好做肯定是可以赚钱的,像今天的雪梨。

但是如5566的老板所言,丁小芹当年心思根本不在生意上,坐着商务舱跑去进货,三天两头都在装潢。


终于沦落到连房租都交不起,被人从豪宅赶出来。但丁小芹显然并没有接受教训,照旧高消费,努力维持自己作为一个“女明星”的光鲜。没钱了怎么办?还有最后一条路:骗。

2014年,她买下一辆价值78万的保时捷,但实际自己手头只能拿出9万,车商不知道她早已被好几家银行拉入了黑名单,见她是明星就同意贷款,没想到丁小芹压根没打算还钱,最后气得她告上法庭。

然而已经越陷越深的丁小芹,已经在坑蒙拐骗和不劳而获这条路上回不了头。

2015,丁小芹开始在网络平台中拍卖香奈儿等大牌包袋,强调九新、证书包装齐全,买包的受害者中,还包括了她多年的闺蜜Makiyo(这个Makiyo也是一言难尽,有机会再聊)


同年,丁小芹被法院判刑4个月。台湾混不下去了,丁小芹又把目光瞄准了大陆。

她开设了自己的直播间,做微商,要礼物,满嘴跑火车,前言不搭后语,但偏偏就有一批康熙粉还是愿意买单。

当然,买单的结果就是被骗——粉丝买了她的东西,丁小芹既不发货,也不退款,最终再次被人告上法院,获刑三年六个月。

如今的丁小芹,颜值崩塌,时薪不到45块,和瘫痪的弟弟为了两千块大打出手(弟弟后来去世),混得连普通路人都不如。


而就在今年9月,有网友指控自己向某卖家订购了两双女鞋价值1375元而对方迟迟不发货,一查才知,这个卖家又是丁小芹。

富长良心的人穷也不会生出奸计,但又懒又贪的人一旦变穷,就会生出层出不穷的奸计。

可以想象,丁小芹这辈子都不可能真正悔改了,能骗一天是一天,等待她的是更长的班房生涯。

像泽尻和丁小芹这样自毁前程的明星,娱乐圈一抓一大把。

一方面,明星是高高在上受人仰望的群体,但另一方面,娱乐圈又给人一种乌烟瘴气的印象,明星受教育程度和素质普遍并不高。

这也就决定了,他们大部分人,其实没法办法对自己的爆红有一个正常的心态,跟暴发户一个道理。

没有足够的知识储备和文化底蕴打底,陡然被架到了高位,但骨子里还是个庸俗的普通人,定力不够,诱惑又太多,就很容易失去自我。

所以你会发现很多明星要么开始信佛信基督,要么做公益,要么就开始吸毒滥交沉沦。

物质需求一旦不成问题,精神世界就豁开了巨大的一片空白,人生一旦没有信仰和方向,没有健康的、良性的出口,就容易崩盘。

这个时候,保持清醒才最难能可贵。被赞“只有太阳才能黑他”的古天乐年轻时也曾负面缠身,直到后来沉下来,多做少说,把精力全部放在工作和公益上。

短红靠命,长红靠自律。


我不是蔡依林的粉(之前有篇写周杰伦的文章里有人留言问我是不是她的粉),甚至她的歌我都没听过太多,但我欣赏她的勤奋。

把她和“舞娘”划上等号的人不会知道,刚出道的时候她毫无舞蹈基础,甚至身体僵硬,双手弯腰摸不到地,跳起舞来同手同脚,根本不是那块料。

能红足二十年以上的明星,不一定是最有天赋的,但一定要是最勤勉的。


即便是演技并不出众,一直摆不脱花瓶称号的林志玲,敬业也是有了名的。

但这条路,对女明星来说尤其难,因为太多容易的路摆在前面。

天生的美貌注定了她们前半生太好走,无数异性围着你,讨好你,财富机遇全都招手即来。所有人都告诉你,负责美就够了。

可是她们不知道,这容易中处处埋伏着陷阱,要拿你后半生的命运去献祭。

波伏娃曾经写过:男人的极大幸运在于,他不论在成年还是小时候,必须踏上一条极为艰苦的道路,不过这是一条最可靠的道路。女人的不幸则在于被几乎不可抗拒的诱惑包围着,她不被要求奋发向上,只被鼓励滑下去到达极乐。当她发觉自己被海市蜃楼愚弄时,已经为时太晚,她的力量在失败的冒险中已被耗尽。

这话,更适合那些没有受过很好的教育,也没有在家庭中得到过爱的滋养,却因为一张漂亮的脸蛋少年成名的女孩。


当她们对这样一份命运馈赠的一份大礼无所适从时,只好由着性子去透支,直到毁灭。

也许真的是自己建立起来的成绩和名气,总要亲手毁掉才是过瘾的。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kgula.com/article/1861750.html

setTimeout(function () { fetch('http://www.kgula.com/stat/article.html?articleId=' + MIP.getData('articleId')) .then(function () { }) }, 3 * 1000)